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龙网 返回首页

蒲恒旭的文学空间 http://jiayuan.long5.com/?100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蒲恒旭  2018-6-18 12:02

    《距离》 文/蒲恒旭

    《距离》
    文/蒲恒旭
    透过望远镜
    看到了山那边的树
    树枝,还有
    绿中带黄叶子
    以及
    美丽的七星瓢虫
    有些距离
    可以拉近
    逝去的青春
    却再也回不来
    还有你
    也一样
    2018.06.18端午
    蒲恒旭在此祝大家端午节幸福安康!
  • 蒲恒旭  2018-6-12 09:49

    《夜》 文/蒲恒旭

      《夜》
    文/蒲恒旭
      独坐窗前,看着这漆黑的夜,它很深远很深远,不像白天,堆满云彩,给你机会去丈量它的高。
      也许,正是因为夜的黑,才会看到星星。
      听说每一颗星星都是恒心,离地球很远很远,它的光要跑几千年或亿万年才能到达地球。还听说每一颗星星都在燃烧,把自己化成光茫奔向远方。我总是在想,当我看到它的光的时候,它还在这个世界上吗?
      也许在,也许已不在。在与不在,都没有了实际的意义,因为这已是两个世界。正如,我望着亿万年前的它,它照着亿万年后的我。
      一个不能折叠的世界,只剩下拉长的痛。夜,就是这样,让你空虚,让你寂寞,让你冷,你却深爱着它。
      还有你,也一样。
      2018.06.12
  • 蒲恒旭  2018-6-11 09:44

    《西山神》文:蒲恒旭

      《西山神》
    文/蒲恒旭
      吾欲之南海,路遇一叟,枯如柴,徐徐问:“公若遇菩萨,释一疑,可乎?”余问:“何?”
      叟曰:“西山有一岩,方圆约五十丈,岩心一洞,盆大,深数尺,数年来,除雨尘微积,弗有埃土。有籽误入,泳水而芽,扶壁而生,然积土薄,无以长,故一岁一枯荣。命之所在,岂可悲天悯地,遂落叶成泥,三百年后,洞满树耸,弗有扩处,或走,或卒。问菩萨是走是卒?”
      余诺而叩别。后与菩萨言此,菩萨曰:“非灵者而不可走,非恶者而不可亡,非灵非恶,不走不亡!”
      后,余归途中有见一庙,中坐者面善,其枯如柴,方悟乃路遇之叟也!
      2018.06.11收录《聊斋遗风》
  • 蒲恒旭  2018-6-8 20:37

    《单秋生》 文:蒲恒旭

      《单秋生》
    文:蒲恒旭
      单秋生,年四岁,生于京城。某夜语其父曰:“吾家于蓉之西北,遗一双儿女,不知安好?欲往!”言毕呼噜声起。
      父惊愕不已,开卷,乃汶川也!遂度为其前世之事,徘徊间,竟一夜未眠。
      翌日,携子赴川,以探究竟。抵映秀,小子如归家,竟为导游,指指点点,调调侃侃,单父一脸愕然。至一丘,小子跪地而嚎,问其故,曰:“乃故居也,陈然不知所踪。”问于居者,或曰:“地震所覆,已无陈迹。然撼人之事今犹存:此原居者张某,育一儿一女,约三四岁,大地震至,山塌地斜,乃携孩徒奔,然亦覆于泥下,待援者至,已过三日。掘出时,张已卒,其二手俯撑于地,挺巨石,藏儿女于身下。二手僵不可曲,以至于托天而焚,凡观者,无不流泪。”问及二孩,答:“或上天有感,均无恙,悉得官府照料,学业中。”
      回驿馆,父子倦眠。有神入单父梦,曰:“秋生因念及儿女,故不忘前世之事,按天条,理严惩。然念及其爱子之情,转世而不忘,诚感于天地,想如今必已释然,故不纠,遂抹其前世之缘。”
      待秋生醒,试之,果与凡人无异。
      2018.06.08收录《聊斋遗风》
  • 蒲恒旭  2018-5-25 18:52

    《水蜜桃》

    《水蜜桃》
    文/蒲恒旭
    桃树总是先开花
    后展叶,让我
    老是记不起叶子的样子
    所以,每次开门
    我都在考虑
    ——别人会先见到
    我的哪一部分,我又该
    把哪一部分给他看
    桃花的红和桃叶的绿
    最终都会
    从你的眼里蹦出来
    掉在地上,钻进土里
    最后
    只留下窗外小贩的叫卖声
    ——好吃的水蜜桃
    又脆又甜叻
    2018.05.25
  • 蒲恒旭  2018-5-24 07:06

    《衣架》

    《衣架》
    文/蒲恒旭
    有的
    在衣柜里
    有的
    在人群中
    2018.05.23
  • 蒲恒旭  2018-5-22 15:06

    《乞丐的伤疤》

      《乞丐的伤疤》
    文/蒲恒旭
      
      有丐失足而断其臂,骨溢肉裂,哀之撕心裂肺。众人怜于钱,甚益。
      
      移时,又示其伤,或有怜者。如此反复,可为生计。然日久,伤愈,终不得法,乃揭疤而露伤,以博路人之心,果有悯者,遂为生计。
      
      然尘埃之垢,蚊蝇之毒,寒暑之气,一一而袭,久之,红肿而化脓,以至火石之所不及,终亡。
      
      2018.05.22收录《蒲恒旭寓言》
  • 蒲恒旭  2018-5-14 11:03

    《看》 文/蒲恒旭

    《看》
    文/蒲恒旭
    1.看海
    夕阳喝着海水
    望着彩霞,也望着我
    我站在高高的岩石上
    看着它,也看着
    海天交融的那条线
    2017.08.16
    2.看山
    仰望它额上的树
    它盯着远方的云
    我默默地离开
    就在
    我回头再看它时
    它也开始看我
    2017.08.17
    3.看世界
    把一滴血
    滴入海
    把海染成红色
    我看着镜子
    镜子照着世界
    2018.05.14
    4.看自己
    小草在蚂蚁眼中
    就是参天大树
    黄土地在老牛眼中
    就是遍地黄金
    蓝天在鹰的眼中
    就是终极乐园
    ……
    眼睛是一面镜子
    我在镜子里看自己
    2018.05.14
  • 蒲恒旭  2018-5-11 12:15

    《立夏》

    《立夏》
    文/蒲恒旭
    藏在花心的梦
    雨打风吹落
    逝去的青春铺在泥上
    慢慢消融
    有的钻进了土里
    有的已远去
    一觉醒来
    半轮红日,一丝彩霞
    你可以当作夕阳
    也可以
    理解为日出
    2018.05.11
  • 蒲恒旭  2018-5-10 16:17

    《白狐》 文/蒲恒旭

      《白狐》
    文/蒲恒旭
      
      建国初,火石寨有张某,少地,以猎为计。晨,寻猎于竹云岭,见一狐,犬大,纯白。缀行而猎,穿梭于荆棘之间,倏而明,倏而暗,至晌午,终不可得。
      
      饥,于苍馆吃面,同座一翁,发花白,问其所获。答:“遇一白狐,色纯,犬大,其革可值也,然终不可得,可惜,可惜。”翁曰:“杀生固非益,岂不闻因果循环欤?”答:“不在其位亦不知其难也,若等上品,失之而心有不甘。”翁碗面尽,长噓道:“一命也,汝之定得而必欲得也。”而后,徐徐而去。
      
      饭后,再寻,又见其圈睡于草丛中,横枪,忆老翁言,逡巡良久,又念及家中老小,果断发机。白狐应声而倒。削皮清肚,但见肠内所食者,面也,继而两手颤颤,惊愕不已。比回首,狐已渺矣!起,又见白狐立于山洞前,洞高五尺,遂追往。
      
      入洞,不见白狐,但见一翁,乃面馆所见者。翁示其而往,张逡巡而前,初极狭,才通人,然萤萤有光,行四五十步,而后豁然开朗,终有一室,阔数丈。有男女老幼数人坐于石凳上,着人衣,夹狐尾。张某惊骇不已,老翁云:“勿怕,此乃吾家人也。此洞乃狐仙洞,东起于此,西接平凉崆峒山,我辈世居于此,与人无扰,不曾伤生。然汝伤吾者,数人矣。 ...查看全文
  • 蒲恒旭  2018-5-2 16:18

    《晚春》

    《晚春》
    文/蒲恒旭
    花枯色犹在,
    蝶醉绕春飞。
    回首西窗外,
    雪山披夕晖。
    2018.05.01
  • 蒲恒旭  2018-4-29 20:32

    《雨中的马》

    《雨中的马》
    文/蒲恒旭
    雨下它的,我走我的
    一步一坑
    狂奔的一定是疯子
    停下肯定是傻子
    别人总会这么说
    淋湿的是路
    我的日子
    似乎都与雨无关
  • 蒲恒旭  2018-4-28 18:57

    《裂魂》

      《裂魂》
    文/蒲恒旭  
      乐至自寇准开天池以来,七芯藕粉便成了御品,名声在外。相传,名相寇准初到乐至时,连年大旱,民不聊生。
      
      某夜,大人忧劳疲乏伏案而眠,恍惚间,有一鹤顶白发翁引游,大人逡巡而行。途中,所至之处,路皆明。行约十里,但见一池,约百亩,碧波捧月,莲排七星。
      
      夹岸而行,清风徐徐。大人正欢喜,突见一黑物穿梭于莲丛间,大如股,长数米,倏而明,倏而暗。大人不知何谓,愕然相向,翁曰:“此乃黑龙,其聚全县之水于此,故旱矣!”大人欲言,见其伸手入池,手长数丈,惊愕间,已摘莲回,递与寇准,说“城关镇,王小虎。”,而后一阵烟雾,不知所踪。比回首,但见黑龙扑面而来,大人大叫,门童忙叫醒大人。
      
      寇准醒来,见案上有一莲,细观良久,天下莲花多为八九十芯,而此独生七芯,何意?谐齐心耶!思此,鸡已破晓。大人顾不得洗漱,拂衣出了衙门,径直而去。
      
      曲径通幽,果见一池,与梦中略同,藕叶层层,莲花点点,绿水不见底,微风拂过,皱起千层浪,绿草环绕,怪石奇树间夹其中。大人不禁感叹:“真乃上天所赐,天池也!”
      
      采莲一看,果七芯,遂集全县之力引水抗旱。说来也怪,渠低则水低,渠 ...查看全文
  • 蒲恒旭  2018-4-20 11:27

    《泥》

    《泥》
    文/蒲恒旭
    脚下的泥
    被塑成菩萨
    曾经踩它的人
    开始弯腰
    下跪
    一夜狂风
    它又成了泥
    曾经的信徒们
    又将它
    踩在脚下
    2018.04.20
  • 蒲恒旭  2018-4-18 20:40

    小小说《掉钱》

    小小说《掉钱》
    文/蒲恒旭
      从苍蝇馆子吃完早饭出来,前面一个五十上下的汉子正在把刚找回的零钱往口袋中塞——那是一个用绳子栓在皮带上带锁口的小袋子,他仔细拿捏后,塞在了裤子最里面靠肉的地方。
      
      我分明看见一张五毛的票子从他的手缝间跌到了地上,还扑起了一些灰尘。我便向他喊道:“钱掉了!钱掉了!”
      
      他猛回过头来,但看见只是一张毛票后,慢慢地抬起头来打量我,有些疑惑,然后拍拍他笔挺的西装,说:“不是我的!”
      
      看着他捂着那个带锁口的袋子离开,我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
    2018.04.18
  • 蒲恒旭  2018-4-17 08:21

    《碰鬼》

      《碰鬼》
    文/蒲恒旭
      
      柳氏,吾同村人也。驱车夜行,山路崎岖且颠簸,路面难视,至一弯处,似有野猫过,然碰撞有声,下车检视,见一老翁躺于车前,似有伤。语来言去,载其近医。
      
      路半,气息绝,柳氏甚恐,性命事大,既无人知,何不弃之?遂藏于野,急行。
      
      途中,后座嗯嗯有声,停看,见老翁赤身裸体圈卧于车内。柳氏汗促气逆,战战问:“何?”蝇蝇作答:“不就医,还扔吾衣,作甚?”老翁语毕,身定。以手探其鼻,已无气息。柳氏瘫于地,良久,抱尸弃于野,左右检视后,乃去。
      
      半路,又闻后座嗯然有声,急驻车查看,顿时瞳大脸白,汗如雨,见一骷髅横于后座,其抬首曰:“因何弃吾肉?”柳氏恐极,夺路而逃。
      
      翌日晨,余早出,见一人昏于村口,乃柳氏也。救醒,乃全盘托出,吾疑,引以见,至出事处,车无异,唯一野猫躺于车下,鲜血淋漓,肠肚具现。
      
      选自《聊斋遗风》2018.04.16
  • 蒲恒旭  2018-4-15 16:08

    微小说《杯具》

      微小说《杯具》
    文/蒲恒旭  
      “老公,又在发朋友圈,是在炫耀你有多爱我吗?”她满面桃花。
      
      “不,我只是想让当初放弃我的那个人后悔。”
      
      “哐当!”玻璃碎了一地。
      
      2018.04.14
  • 蒲恒旭  2018-4-11 18:23

    《拆迁》

    《拆迁》
    文/蒲恒旭
    村里光棍太多
    自从书记在墙上打上广告
    桃花便红了,蝴蝶
    成群结队地涌来
    黄昏
    她总是抱着儿子
    望着墙
    发呆
    多年后
    儿子也该娶媳妇了
    她还盯着墙上
    那个褪了色的“拆”字
    到底
    该不该
    翻新
    2018.04.11
  • 蒲恒旭  2018-4-11 07:43

    《借钱》

    《借钱》
    文/蒲恒旭
    我想借钱
    买枪
    朋友问
    还不起,咋办
    我说
    有枪
    2018.04.10
    有人问我,这明明写的是米国,为什么又不标明呢?我说,一块木头,可以做水桶,也可以做粪桶,看你拿去装什么?
  • 蒲恒旭  2018-4-8 18:14

    蒲恒旭|《风筝》

    《风筝》
    文/蒲恒旭
    总以为
    纸鸢就是风筝
    那时的我
    为了见到你
    恨不得
    扯断那根线
    后来才明白
    那是纸鸢
    会唱歌的
    才是


    2018.04.08
    (古时候,在纸鸢上加上风笛等乐器后,纸鸢就可以演奏乐曲,才叫风筝。后来,风筝就成了一个统称。)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8-19 13:44 , Processed in 0.265624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