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龙网 返回首页

王树军的文学空间 http://jiayuan.long5.com/?325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王树军  2018-7-29 20:47

    自悟

    自悟
     
    不敢深入
    一旦触及根部
    该用怎样的方式汲取水份
    一株大树比参天还要参天
     
    仿佛蛰居多年突至郊外
    天空如此辽阔
    让人无法找寻自己的位置
     
    闭门造车多年
    企图开上天空
    装载每一朵云彩
     
    天空下有一条河
    倒影群山和自己
    这样的深不可测
    纸叠的小船岌岌可危
     
    大地中一定有纯金
    在河里或者树的根部
    只是无法仗量与它的距离
    一条根须深入灵魂
    鲜红的汁液涌遍全身
     
    走出物质
    做再次的寻觅
     
  • 王树军  2018-7-29 20:46

    我愿在这样的梦里长睡不醒

    我愿在这样的梦里长睡不醒
     
     
    我在白天的山下踽踽独行
    我在夜晚的海边拥抱爱情
    上帝   让我的人生全部变成夜晚
    哪怕仅仅为了一个梦
     
    我知道我们只能在梦中相逢
    我愿在这样的梦里长睡不醒
     
  • 王树军  2018-7-29 20:46

    你是梦中唯一的风景 (现代诗)

    你是梦中唯一的风景
                  王树军
     
    黑色的夜晚涌来
    黑色的忧伤涌来
    黑色随着黑色延伸
    黑色黑成黑色的海
     
    疼痛的夜晚
    思念在黑色里飞舞 
    穿越大山 
    穿越几百里高速公路
     
     今生注定远行
    驻足远方的梦境 
    美丽的QDNH
    你是梦中唯一的风景
      
  • 王树军  2018-7-24 22:03

    想一想,日子明亮起来

    想一想,日子明亮起来
    醒了。阳光碰响窗帘
    昨天下午的微笑突然而至
    你的脸上贴满金子
    想一想,日子明亮起来
    加糖的时光
    下午的时光加了糖
    沙发上绽放着甜蜜的微笑
    以心为笛,歌唱
    扑面而来的美好
    藏在心中的微笑
    摘下你的一朵微笑,藏在心里
    芬芳记忆中的角角落落
    曾经遥想山花烂漫
    如今山花天天烂漫
    为你备好万里长卷
    为你备好万里长卷
    你的调皮你的闹,都在上面跳跃
    倾尽一生着色
    最后落款:你的笑
    流动的视线里全是暖
    以遥望远方的样子
    感受近前的风景,心中响成一片
    流动的视线里全是暖
    和太阳无关
    怀乡
    我以六层的高度
    目击灯红酒绿,思绪
    竟然飘远
    耳畔再次响起夜莺的鸣叫
    那是故乡发出的声音
    离开那片山坡时 我正血气方刚
    一心追逐高天上的太阳
    如今,用楼房的形式在城市驻扎
    才明白,心中的太阳叫故乡
  • 王树军  2018-7-22 16:46

    用这方式摸老婆,有什么感觉?

      用这方式摸老婆,有什么感觉?
    猜猜我是谁
      今天是我们公司开业十周年纪念日,为了隆重庆祝,总经理特意批准可以携带家属参加公司举办的联欢晚会。
      晚会上,主持人推出一个别出心裁的互动节目-----猜猜我是谁。就是让一个人闭上眼睛通过摸其他人的手猜猜这个人是谁。这个节目特别能烘托气氛,所以,大家热情高涨,都争相参与。主持人看大张的手举得最高,便让他第一个上场了。
      当大张闭上眼睛摸第一个人的手的时候,表情非常紧张,但随后他坚定地说:“这是总经理的手。”刚说完,台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因为主持人让他猜得正是公司张总经理的手。紧接着主持人又让他闭上眼睛摸第二个人的手。他摸着这只手,表情有些许的变化,随后说:“这是科长的手。”台下又是一片掌声。王科长也满意地向他点着头。主持人笑着说:“你和领导这么默契,以后肯定会被提拔重用的。”这时,大张的嘴角咧成了一朵花。
      接着,主持人又让大张闭上眼睛摸第三个人的手,这时,他有些为难了,摸了很长时间还在犹豫不决。主持人催促他抓紧回答,他只好说:“我实在是无法猜出这是谁的手。”他话音刚落,台下便哄然大笑起来。因为这次主持人让他猜得是他妻子的手。
      节目结束后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7-22 16:41

    您有自己的“人生地图”吗?

      您有自己的“人生地图”吗?
    规划人生就是给自己绘制地图
      驾车如果不提前规划好路线就不会知道驶向哪里,抵达终点也就无从谈起,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同样,一个人如果不规划好自己的人生就会徒生很多烦恼,即使工作也感不到乐趣,很难有所成就。一个人失败的原因往往不是努力不够而是没有很好的规划人生。
      朋友大A得了重病,无钱医治,家人连八竿子够不着的亲戚都借遍了,依然是杯水车薪。大A的家人对我说,如今肯借给他钱的人极少,即使有人肯借,也是拿出很少的钱来搪塞一下。因为别人都怕钱借出去,打了水漂。事实是,大A这么多年一直入不敷出,靠借债度日,以前有若干人借给他钱都打了水漂,所以才造成今天的局面。看着大A无助地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才华横溢、颇有音乐天赋的他怎能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究其原因,大A也是犯了没有规划人生的错误。
      我和大A曾经在同一个乡镇的中学上学,同级不同班。大A的音乐才华在那个时候就显现了出来,无论什么样的歌曲,他一听就会,甚至和原唱不相上下。每逢学校里举办晚会,大A都是压轴出场,也是整个晚会的高潮部分。因为我们学校的名字叫镇一中,同学们便根据谐音给他娶了个外号----“震一中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7-22 16:37

    谁还记得那声悠远......

    这个夜晚
    这个夜晚
    我是一只大鸟 张开翅膀
    向着故乡的方向飞翔
    这个夜晚
    我是一个乐手 以笔为笛
    吹响片片飞舞的月光
    这个夜晚
    我是童年的我 蹲在门前
    就着山风 咬一口月饼
    无语
    一枚叶子注定降落
    一枚叶子注定飞翔
    一枚叶子注定迷失方向
    叶们是我童年放牧的羊群
    羊群是我童年丢失的叶们
    大地疯长寻觅的目光
    天空笑纳儿时的捉迷藏
    回荡悠远
    谁还记得那声悠远
    和经年的酒杯有染
    舍不得告诉多余的耳朵
    只在胸腔里酿浓思念
    夜的深处 牧羊人试图搂紧的
    山坡 何时重返
  • 王树军  2018-7-19 10:24

    一个传达工折射出的人间冷暖

      一个传达工折射出的人间冷暖
    原创: 王树军
    老张头
      老张头在省城某研究所干传达。说是传达,其实什么活儿都干。比如清理厕所、打扫办公室、给领导提水擦桌子、修树剪枝、看管车库等,整个一个勤杂工。工资虽不高,但老张头很知足。从农村出来的人图什么?比在农村强点儿就行。累点就累点吧,咱农村的人还有吃不了的苦?
      就这样的工作,还是老张头托一位远房亲戚给找的。要不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人家,这样的工作都轮不到他。人家说了,下岗职工有的是,农村人爱干不干。
      老张头很珍惜这份工作,谁支使他干活他都干。在他眼里,每一个人都是领导,从农村出来的人见谁都矮一头。所以,连给所长开车的司机小孟让他往宿舍里送水他都送。他怕人家给所长提意见。在外面干活不小心翼翼行吗?说不定什么时间就让你走人。在这里打工者走人的事经常有,谁拿这个当回事?唉!不求受表扬,能保住饭碗就不错了。
      老张头工作勤恳,领导还是满意的。用领导的话说,干活勤快好支使。办公室主任刘振,三十来岁,支使起五十多岁的老张头像儿子一样。老张头心里不高兴,还得一脸笑容地干。人家是领导啊!
      礼拜天,刘振不上班。这家伙在家里连水都不烧,净让老张头送。虽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7-19 10:23

    两个人的乡野永远比一个人的城市更加美丽

      两个人的乡野永远比一个人的城市更加美丽
    原创: 王树军
      外国作家中我比较喜欢英籍知名作家彼得·梅尔。喜欢彼得·梅尔不仅仅是因为他清新幽默的文笔,更喜欢他所选择的生活方式。
      彼得·梅尔曾任国际大广告公司的高级主管,在纽约麦迪逊大街的广告业打拼了15年之后,于1975年开始专职写作。目前他和妻子及两只爱犬隐居于法国的普罗旺斯地区。隐居生活是很多人所向往的,有的人仅仅是向往而已,向往了几十年还在想往之中。虽然逢人就大谈特谈如何想往隐居生活以及隐居生活的美好,但别人听了只是笑笑而已,因为他不过是想往而已。有的人却付出了行动,像写出了《瓦尔登湖》的梭罗。他一个人隐居在瓦尔登湖畔享受着自己的快乐。
      无论在城市里向往隐居生活还是以实际行动选择隐居生活都是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我更喜欢彼得·梅尔带着爱妻和爱犬隐居的方式。在两个人的世界里,快乐着自己的快乐,幸福着自己的幸福,有爱情陪伴隐居生活的彼得·梅尔无疑是幸福的。
      香港作家张小娴在一篇文章中写过:“你可以奢侈的放一个长假期,去寻找心灵的避难所,你也可以在身边寻找温柔的慰籍。只是找一个宁静漂亮的山区容易,找一个可以陪你住在山区的人太难了吧。”彼得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7-19 10:18

    饿着肚子写作,就是纯粹的文人了?

      饿着肚子写作,就是纯粹的文人了?
    原创: 王树军
    小D是作家
      小D是我的同学兼文友,在学校时,我俩一起组织过文学社。听朋友们说,他现在到处声称自己是作家,这让我很是吃惊。前段时间还没有这个迹象,怎么一下子成作家了?我觉得很有必要去拜访一下。
      当我走进小D租住的小屋时,他正对着一面镜子呼喊:“文学是神圣的。”我本以为他见到我会为刚才的话感到含羞,没想到,他又对着我喊了一句:“文学是神圣的。”我笑着说:“作家感冒了,也是需要吃药的。”小D有些不快:“你什么意思?说我有病?”我连忙说:“在作家面前,我岂敢乱说。”小D仍旧不快的说:“我知道你来挖苦我了,可作为一个作家,就要捍卫文学的神圣。”我看了一眼他屋内简陋的设施,桌子上还有一半碗方便面,极有可能是留着晚上吃的,就调侃说:“你这是在饿着肚子当作家吧?”小D不屑地看了我一眼:“文学已经很边缘了,现在就需要一批为了文学而献身的人。”紧接着,他又吼着说:“我就要以实际行动为文学鼓与呼,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文人了。”看他的架势,我感觉他更像一位极端的传销分子。我不解地问:“饿着肚子写作,就是纯粹的文人了?生活得越穷,就对文学的感情越深了?”也许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7-19 10:12

    一位局长做过的龌龊事

      一位局长做过的龌龊事
    原创: 王树军
    退休之后
      老赵刚刚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一到早上,他还是习惯性的拿起包往外走。每次都是走到门口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退下来了。单位虽然还是自己的单位,但已经不好再去了。想到这儿,老赵就期盼着单位上的人能够来。他觉得单位上应该有人来的。
      退休之后,老赵一直没有出门。他害怕单位上有人来的时候,找不着他。可一连几天过去了,始终没有人来。老赵觉得可能单位上忙,这几天应该会有的。于是,老赵更加期盼起来。
      老赵坐在家里随时都关注着楼道里的声音。可楼道却静得让他害怕。过了许久,楼道里终于传来上楼的声音了。老赵一阵兴奋,他感觉可能是单位上的人,便赶紧来到门口准备开门。可不一会儿,他听到来的人往楼上走去了,心里禁不住一阵失落。就这样,他又等到了中午,总算传来了敲门声。老赵赶紧去开门。伴随着开门的瞬间,老赵的笑容刚堆到脸上,就立刻冷却了。原来是送牛奶的。老赵挥手招呼来老伴,自己走进了里屋。
      又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有人来,老赵的心里便空了。他知道已经不会有人来了。老赵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寂寞和孤独。他联想到在退休之前他母亲的生日宴会上人来人往的情景,真正体会到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7-19 10:08

    展开思绪,置身都市的一角独自舞蹈

      展开思绪,置身都市的一角独自舞蹈
    原创: 王树军
      月亮又到了圆的时候了,尽管夜色小心翼翼地光临了我的房间,可淡淡的愁绪还是悄无声息地四散开来,并且很快就把远离故乡的我弥漫了。月亮虽然还是那个月亮,今晚的感觉却大不一样。看着窗帘笼住了月亮的大半个脸庞,我赶紧来到阳台,夜色随着我目光的推进伸向了故乡的方向。
      今晚,我展开思绪,置身都市的一角里独自舞蹈。
      今晚,我极目故乡,遥望着那轮明月静静地吟诵。
      月光在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落,和我的目光不断地发生着碰撞。与月光碰撞的声音无疑是震颤心灵的。我知道故乡的那轮明月此时如同一个歌者正在抒情地歌唱。我张大耳孔,迫不及待地在这样愁绪萦怀的夜晚聆听那来自故乡的声音。我坚信,所有和我一样听到过它的歌声的人,都会被深深温暖,甚至泪湿双目。
      今夜,故乡明月那涤荡心灵的声音散发着诱人的清香,飞速地穿过若干个城市直达我的耳畔;今夜,我有幸追寻着故乡明月的声音,向着心灵的方向放飞思绪。
      此时此刻,我舞动钢笔,走进纸上的一行行文字,走进故乡的往昔岁月。故乡的明月引领我走进它所覆盖的故乡的山、故乡的河、故乡的田间地头、故乡的花前柳下…… 我在纸上走着走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7-16 21:49

    喜欢收藏的高大爷

      喜欢收藏的高大爷
      
      对门高大爷退休后喜欢上了收藏古物。虽然他对于鉴赏没有多少研究,可收藏的兴致颇高。高大爷曾指着他那一屋子的瓶瓶罐罐对我说,这是我晚年的全部生活,也是我唯一的精神寄托。看到高大爷看那些古物的眼神就像孩童看到心爱玩具的眼神一样兴奋得两眼茫茫,我为高大爷幸福的晚年生活由衷地感到高兴。
      也有人不断地提醒高大爷,你又不精通鉴定,可别搭上时间,搭上钱财弄些假货回来。高大爷对此却表现得胸有成竹,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过了,对此我也有自己的经验。城里的文化市场是很少有真东西的,我也从来不去。我去的全是偏远的农村,收的都是人家祖上传下来的古物,所以,不会有假。如果有人仍旧表示质疑,高大爷就拉过我来说,小王是读书人,我的藏品他都看过,他可以证明。我虽然对鉴赏一窍不通,可高大爷这样说了,便只好点头称是。这时,高大爷更是显得底气十足,脸上泛着孩童般的红晕。
      因为我喜欢读书,高大爷便认定我懂一些鉴赏知识。每次收回古物来都满怀兴奋的把我拉到他家,让我一起欣赏。为了不扫高大爷的兴致,我只好去认认真真的听他讲解一番,然后一如既往的点头称是,权当分享他的快乐。
      在收藏方面,高大爷真的是付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7-14 18:39

    村霸李四

      打击村霸,刻不容缓
    村长李四
      村长李四对有人告他有作风问题的事很生气。他没想到有人会这么做,这么不明事理?什么叫作风问题?我堂堂一村之长弄几个妇女算什么屁事?
      李四没把有人告他当回事。觉得可笑,就这么点儿事能整倒我?整不倒我我 不还是村长?他们还不照样求我办事?哼!只要求到我头上就得让我弄。我李四就好这一口,怎么了?李四越想越理直气壮,越想越不以为然。
      虽然李四没把有人告他当回事,但对告他的人却耿耿于怀。这说明了有人不识抬举,没事找事。
      他很快就知道是谁了。其实,在李四看来这事也很明显。李四当了十几年的村长,村里每年新嫁过来的媳妇他弄过不少,一直都风平浪静。事就出在今年新嫁过来的大顺媳妇杏花身上。杏花刚和大顺定婚时,李四就瞅上了。当时,一直没机会下手。但李四有李四的脾气,既然看中了这块肉早晚得吃上一口。
      杏花不比别人。有文化,懂法律,他和大顺是同学。他俩从来就没把李四当个人物。杏花早就知道李四的德性。也碰到过他色迷迷的目光。但她不怕,村长怎么了?村长也是村民选举上去的。村长也得遵纪守法。
      李四最咽不下气的就是村民不怕他。这还行?管理一个村子不能让村民像儿子一样怕他,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7-14 18:24

    买车的女人

      买车的女人
      童丽终于下定决心要买辆车了,已经到了不买不行的地步,这和她的工作有关系。朋友们都说,你应该买辆车的,做这种工作怎能没有辆车呢?说到底,这是一个形象问题,做这种工作怎能不注重形象呢?童丽的上线也说,你一定要买辆车。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也是给公司树立良好形象。只要你树立了形象,我们这种工作赚钱是很快的。经过很多人的劝说,童丽也觉得买了车会更有利于工作。所以,她就打算买车了。
      童丽做得是直销,说是直销,其实就是拉下线,其奖金制度和传销一样,很多人听后都说这就是传销。但是他们所有从业人员极力否认,坚持说是直销。现在大多数人对于直销和传销如何区别都不甚了解,便由着他们去说。也有喜欢抠字眼的,非得与他们辩论一番,他们辩论烦了,就抛一句话,别管直销、传销,只要赚钱就行。是啊!只要赚钱就行,这是很多盲目从业者的真实想法,管他什么销呢!
      可怎么才能让别人相信他们赚钱呢?就像他们说的,要注重形象,要摆出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只有那样,别人才会相信做这个事情的确能够赚钱。在这方面,童丽做得不够好,也因此让很多人不相信她。有一次,童丽到一位同学的家里给他介绍这家公司。当讲到加入这家公司是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6-28 12:47

    《读海子诗歌思考现代诗歌的弊病》——下雨了,想起海子和他的麦地

      下雨了,想起海子和他的麦地
      
      读到西川先生编著的《海子诗全集》是我一个意外的收获。说是意外,因为那是别人送给我一个同事的。那人刚送去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意,看同事爱不释手。我瞟了一眼书名,竟然是《海子诗全集》,源于对海子诗歌的喜欢,我便从同事手中夺过来,先睹为快了。因为看到这本书,那天上午我的办公室里一直阳光明媚。海子的一行行诗句如清澈的泉水汩汩地流进我的心里。海子也一下子走进了我的记忆。
      我以前就很是喜欢海子的诗,今日再次捧读他的诗作,更是深有感触。除了他,谁还能吟出:聚拢的马群将被劫走/星星将被吹散/他在所有的脚印上覆盖/一种新的草药/遗忘的就要忘记被遗忘了/窗子忧伤地关上了/有一两盏橘黄朴素的灯也要熄灭/他们来了/他们是黑色的风。(摘自海子短诗《黑风》)这样情感细腻,想象奇特,令读者回味悠长的诗句。对于诗,我是个外行。但海子的诗句却在点点滴滴中引发我的共鸣,激起我的思考。我想这就是诗的魅力!准确地说,这就是海子的诗的魅力!
      读着海子的诗使我不由地想到时下一些诗人只是打着诗人的旗帜,玩一些只有自己才能理解的高空杂耍,却还忍不住故作高深,自鸣得意。而海子却十分的理性,他对诗有着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6-27 10:57

    像梭罗一样安静

      像梭罗一样安静
      正如梭罗自己所说“我走入森林,是因为我希望认真地生活,去面对生命的根本,看自己是否能学会生命要教给我的东西,而不是在临死之前才发现自己从未曾真正生活过。我不希望过无法称之为生活的日子,生活是如此的可爱;我也不希望听任命运的摆布,除非必须如此。我想深刻地生活,汲取生命所有的精华。”1845年7月,梭罗向《小妇人》的作者阿尔柯特借了一柄斧头,就孤身一人,跑进了无人居住的瓦尔登湖边的山林中,自己砍伐木材,在瓦尔登湖畔建造了一个小木屋,并在小木屋住了两年零两个月又两天的时间。《瓦尔登湖》详细记载了梭罗在瓦尔登湖畔这段时间的生活。梭罗虽然毕业于世界闻名的哈佛大学,但他没有选择常人的生活方式,尽管他有发财的机会。梭罗的父亲是铅笔制造商,他有一个时期也研究这行手艺,他相信他能够造出一种铅笔,比当时市面上的铅笔更好。他完成他的实验之后,将他的作品展览给波士顿的化学家与艺术家看,由此获得了他们的证书,证明他的产品可以伦敦最好的产品相媲美,此后他就满足地回家去了。他的朋友们纷纷向他道贺,以为他已经开辟出了一条生财之道。但是他回答说:“我以后再也不制造铅笔了。”还说:“我为什么要制造铅笔呢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6-27 10:56

    《梦里又回老家》——向着老家的方向喊一嗓子   

      向着老家的方向喊一嗓子
    梦里又回老家
      和我一样离开家乡的人,就能体会到我思乡的心情。居于城市,整日的繁忙,只能够在梦里回到老家。和我一样离开家乡的人,就能知道梦回老家也会成为习惯的。我就是这样,一连几夜梦回老家,今晚依然如此。
      在梦里,家乡的山山水水角角落落清晰地在眼前呈现着,无时不刻地温暖着我的心,牵动着我的记忆。老家虽然是农村,可这里由美丽的自然风光及浑厚的文化底蕴所构成,从而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魅力。无论是行走在淘河岸边,还是留连于玉皇山中,无不被这里美丽的田园风光所吸引;无论是驻足于田间地头,还是停留在街头巷尾,无不被旧时的记忆所感染。和我离开家乡时一样,村庄掩映在茂密的绿色之中,处处绿树成行,枝繁叶茂。
      畅游在家乡的山水之间,醉情于这光怪陆离的湖光山色。我恨自己不是画家,这里的石,这里的溪,这里的花,这里的草,这里的角角落落,枝枝叶叶,哪一点不能成为一副名作?我恨自己不是摄影家,这里田间交错的阡陌,这里林荫铺就的小道,哪个角度不能成就一幅经典?但,我又深深地明白,这里有拍不够的绿色,写不完的乡情,描述不尽的诗意。不信,你听那雀的啁啾,燕的呢喃;你看那山的妩媚,水的柔情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6-24 10:56

    《榜样》——把人做成这样,也没谁了

      把人做成这样,也没谁了
    榜 样
      天还没亮,我就听到隔壁又传来大奎和他娘吵吵的声音。这已经是家常便饭,原因也很简单,大奎不给他娘粮食。这个大奎也真是,一个老人能吃多少粮食?别说是自己的亲娘,就算是个要饭的也不能如此吝啬啊。大奎家的日子虽说不上富裕但粮食还是不缺的。难道大奎就不想想他以前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吗?
      和大奎家老邻旧居地住了这么多年,他家的情况我非常了解。说起他娘,全村人没有不说命苦的。大奎的爹去世时,大奎才三岁。是他娘既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大奎拉扯大的。那些年现在说来一转眼的功夫,可在当时那段时间对她母子来说绝对能够用度日如年来形容。为了供大奎上学,他娘尽管身单力薄还是坚持在村建筑队干活。建筑队的活没有一样轻省的,队长也不愿意要她。是大奎的娘厚着脸皮苦苦哀求,队长才勉强答应。为了保住饭碗,推水泥、拉沙子、爬墙上屋,大奎的娘样样干在头里。很多次,累得她想趴下。她咬着牙拼命地坚持着。工友们见了就劝:“别硬撑了,这哪是女人干的活。”大奎的娘说:“为了大奎,我必须撑下去。”建筑队收了工,男人回到家可以坐在那里休息,等待着媳妇端来茶水和饭菜。可大奎的娘随便吃上一口得立马去地 ...查看全文
  • 王树军  2018-6-22 09:58

    《楼下的女人》——半夜妓叫

    楼下的女人
      老房的楼下住着几个做“鸡”的女人。具体几个,他没查过,也没法查,几乎每天都有陌生的面孔。不过一眼就能看出都是一路货色。现在的“鸡”几乎都一个打扮,像统一着装似的。脸上的粉抹得像从面缸里刚出来。小皮裙仅仅包住屁股,稍有不慎就能露出内裤。胸衣紧得让乳房原形毕露,像要给谁喂奶。老房虽然从不和她们说话,却常常让她们惹得魂不守舍。
      这些女人白天是比较安静的,到了晚上就不行了,特别是半夜里总是发出超出常人的叫声,像多有激情似的。老房本身就有失眠的毛病,这样一来,更睡不着觉了。以前,老房是想睡睡不着,现在他再也不想睡了。确切地说,老房听上瘾了。老伴活着的时候,从来没闹过这种动静。这些女的,真行,劲都用在这上面了。
      自从有了半夜里的叫声,老房的睡眠规律也改变了。白天,他也像那些女人一样睡觉。攒足了精神专等着半夜里听那让人心跳加速的叫声。有几次,老房觉得光听声音不过瘾了,便悄悄地溜出门,站到了楼梯上。那些女人住得是中户,透过门上的玻璃他能隐约看到里面的人影。虽然不清楚,但这比光听声音刺激多了。这栋楼设计得真他妈的好,厕所上的玻璃也冲着楼梯,如有女人在里面洗澡,老房一弯腰就能看见。老房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8-19 13:42 , Processed in 0.421873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