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龙网 返回首页

念人的文学空间 http://jiayuan.long5.com/?500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念人  1 小时前

    念人:《曙光》第二十三章(六)

    陈小军一打开张有才办公室门,莫晓兵率领孙德芳、王学瑞,立即走进办公室打开电灯,直奔张有才的卧室。一打开卧室房门,只见张有才一边慌张地说:“你们想干吗?你们想干吗?”一边慌手慌脚和那位女主持人,在明亮的灯光底下忙着穿衣服。这时,莫晓兵看到这幅令人笑破肚皮的画面,是可忍孰不可忍地说:“名符其实的色市长。”
    孙德芳、王学瑞走过去,将张有才押到卧房外的办公室后,孙德芳大声说:“色部长,你被‘双规’了。”
    张有才一听到‘双规’,咆哮如雷,双手握紧拳头举向上大声说:“你们有资格‘双规’我吗?”
    “需要什么资格?”莫晓兵冷冷地问。
    “中央纪委文件!”张有才傲慢地说。
    “好,你听着。”说着,莫晓兵从文件包里取出关于对张有才‘双规’的文件,当场向张有才宣读:你们报告收悉。经中纪委常委讨论研究,并请示中央领导同意,鉴于张有才存在大量贪污受贿、道德败坏的腐败问题,从即日起,同意广南巡视组对张有才进行‘双规’调查。 张有才听完‘双规’文件后,双脚一软,立即瘫倒在地上。莫晓兵一招手,孙德芳、王学瑞走上去,扶起张有才往楼下拉。当把张有才拉到一楼值班室门口时,站岗的田斌、陈朝光俩人赶忙走过去帮忙,代替王学瑞,一齐抬起 ...查看全文
  • 念人  1 小时前

    念人:《曙光》第二十三章(五)

    傍晚,夜幕已渐渐降临广南市,华灯初上,南风习习,田斌、陈朝光押着石浩强回到南青公司,早在这里等候他们归来的莫晓兵、孙德芳、王学瑞等人,走上前去和田斌、陈朝光握手拥抱,祝贺他们俩在北关市纪检、公安局配合下,打了一场漂亮阻击战,胜利归来。
    大家在一片欢声笑语中,他们回到琼岛招待所,吃过晚饭后,莫晓兵又乘着个个情绪高涨之时,通知大家带齐武器到其房间开紧急会议。九点半钟,大家准时来到莫晓兵房间,莫晓兵看到人员都到齐了,便低声调说:“根据内线消息,‘大老虎’准备外出学习考察,按照分析,张有才很有可能乘考察之机外逃。本来,对张有才‘双规’的问题,原打算国庆节后才解决,可是,现在看来情况较为危急。经请示中央领导人同意,今夜零点,对张有才进行‘双规’。据内线报告,今晚,张有才和一位广南电视台女主持人,在其办公室卧房中过夜,我认为,这是抓捕张有才的好机会。对此,我命令:王学瑞、孙德芳陪我进办公室抓捕;田斌、陈朝光在其办公室门口站岗,不准任何人进入办公室。我考虑到,尽管张有才调来广南工作不久,没有多少群众基础,但是,他是广南‘大老虎’,一定有自己的亲信爪牙,如遇上突发性事件,大家都要有思想准备,随时 ...查看全文
  • 念人  1 小时前

    念人:《曙光》第二十三章(四)

    这个时候,田斌、陈朝光俩人按照莫晓兵的布置,正在石浩强住宅不远处监控。此刻,他们俩人看到石浩强开的车,不是往东边方向琼岛招待所走,而是向郊北开去,知道石浩强要逃跑了。于是,田斌急忙用电话向莫晓兵报告。
    “莫组长,石浩强开车向北逃跑了!”田斌在电话里急急报告说。
    “马上追,抓捕归案!”莫晓兵下达紧急命令。
    田斌、陈朝光接到莫晓兵的命令,马上开车追赶去。
    市区内人多车多复杂,车走不快,为群众的生命安全,陈朝光只好忍耐着性子开车,而坐在前面坐位上的田斌,此刻,其眼睛死死的盯住前面,相距大约500多米远石浩强车。经过多半小时之后,石浩强开的奔驰轿车,从北口收费站开上了广北高速公路,以每小时150公里速度,像猛虎一样在高速公路上奔跑。陈朝光开的东风日产轿车,也通过了北口收费站,紧跟开上了广北高速公路,迅速地追赶上去。
    此刻,莫晓兵在琼岛招待所接到田斌的报告后,考虑到石浩强逃跑路线,可能经过北关市,往云越方向逃跑,然后,进入越南或阿富汗、印度等国家。于是,急命令王学瑞,立即以中央巡视组名义,电令北关市纪委,立即派出人员,在通往云越的高速公路路口设关卡,拦截一辆广南2504奔驰轿车,抓捕石浩强。
    这时,在通往北 ...查看全文
  • 念人  1 小时前

    念人:《曙光》第二十三章(三)

    晚饭后,莫晓兵像往日一样,约王学瑞在招待所小道上散步。王学瑞一边走一边向莫晓兵汇报情况说:“在你离广南赴京都这几天里,为了解邝水扁与石浩强的关系问题,我约林花花到滨江路东方酒店喝早茶。此次,林花花所揭露的材料,在我们所掌握的材料是没有的。她说,石浩强和邝水扁是哥把们关系,确实密切。这次林花花提供的材料,为我们解开了压在心头上十五年之久的迷团。石浩强为何不顾践踏法律,帮助邝水扁强行对《广南乡村》 杂志社查封,原来,查封杂志社后,邝水扁把杂志社刊号,以300万元卖掉,然后,将这300万元送给石浩强。最后,邝水扁以违法办刊为借口,撤销了《广南乡村》 杂志社,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如果不是林花花说出来,那么,这桩冤案,只有到天堂才能伸冤了”。
    王学瑞汇报到这里,莫晓兵咬紧牙关地说:“必须清除这个内奸,具体工作由你负责。这种人,不管藏得多深,也要抓捕归案,从我们的阶级队伍中清除出去,决不手软。”
    这时,王学瑞接上说:“是的,还有一件事,即是邝水扁‘纸条事件’,在你还不回广南之前,我将石浩强写给我们的手写收据与邝水扁那张纸条对照一下,其笔 ...查看全文
  • 念人  1 小时前

    念人:《曙光》第二十三章(二)

    林花花讲述说:“邝水扁、石浩强二人,原是省农办干部。石浩强任纪检组组长,邝水扁任监察室主任。机构改革,撤销省农办,石浩强调到省纪委一室任主任,邝水扁调到省乡村局任监察室主任。他们俩人关系密切,常常办感情案、利益案,甚至借办案敲诈勒索进行分脏,干部群众有很大意见。石浩强当上秘书长后,他们俩人关系更加密切。十五年前,您任《广南乡村》 杂志社社长时,由于您写几篇反腐文章,在杂志上发表,潘沿美就指使邝水扁查封杂志社。由于您坚持正义,主持公道,顶住不让邝水扁查封。过后,邝水扁叫来石浩强,石浩强用强暴手段硬硬查封了杂志社,拘禁您达十二个小时之久。后来,为感谢石浩强,邝水扁把《广南乡村》杂志社刊号,以300万元卖掉,经潘沿美同意,将这300万元一分不少送给了石浩强。过后,邝水扁以刊号过期作废为理由,把《广南乡村》杂志社撤消。这件事情暗中操作,仅有潘沿美和邝水扁知道,任何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与潘沿美在‘403’时,他亲口告诉我的。”
    林花花这一说,王学瑞才光然大悟过来。原来,这个石浩强为潘沿美、邝水扁,为了自己利益,不顾践踏法律的庄严,不顾几十个记者编辑生活出路,滥用职权,非法查封杂志社。今天,如果花花不 ...查看全文
  • 念人  1 小时前

    念人:《曙光》第二十三章(一)

    几个月来,巡视工作顺利开展,尤其是不费吹灰之力,很快就将潘沿美腐败团伙抓获归案,很大鼓舞了巡视组成员士气,尤其是作家王学瑞,在火热的斗争中,使其从一个单纯的文学创作到政治上逐渐成熟起来,对此,他对巡视工作越干越起劲。
    今天是星期天,一早起床,大家吃过早餐后,孙德芳等其他同志到南江岸边游览去了,看看南江美丽的景象,唯有王学瑞以个人名义约林花花,八点半在滨江路东方酒店喝早茶。
    这是一间五星级酒店,王学瑞在八点钟就来到酒店领号,按照排号数字,坐在一楼靠江边的位置。他叫服务小姐,先冲上一壶铁观音茶,一边喝茶一边看报纸,等待着林花花。
    八点半,林花花穿着一条灰色不太显眼的连衣裙,梳理着一头松散烫发,手里提着一个陈旧的女装手袋,急忙地朝王学瑞走过来。
    王学瑞远远看了林花花一眼,今天的打扮与前段时间潘沿美不抓获之前的打扮,完全是两个人了,变得又老又憔悴。
    “来啦!请坐!”王学瑞起身来说。
    “来迟了,对不起!”林花花有礼貌地说。
    林花花在王学瑞对面坐下后,王学瑞为她倒上一杯茶,她按广南人喝茶的习惯,先用茶水洗一洗茶杯、筷子后,接着,她将洗茶杯的水倒掉,然后,自己动手再冲上一杯茶,与王学瑞聊起 ...查看全文
  • 念人  1 小时前

    念人:《曙光》第二十二章(三)

    昨晚,莫晓兵听完王学瑞的汇报后,心里兴奋得久久不能入睡。今天一早,他很早就起了床,迎着清晨的新鲜空气,一个人漫步在招待所大院的小道上。此刻,对熟悉莫晓兵生活的人来说,说其漫步倒不如说是对重大问题进行策划思考。是的,上午九点半,他准备再次审讯邓芳。想到这,他看了看手表,已是七点钟了,他赶紧转身返回宿舍,与其他同志一起吃早餐去。
    八点钟,莫晓兵带着孙德芳、田斌,由陈朝光开车,往南青公司开去。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南青公司二楼201室,做好审讯前的准备工作。当莫晓兵端着茶杯刚坐下来,田斌就将邓芳押送来了。莫晓兵看了看邓芳的脸孔,眼睛有些肿胀,他意料到邓芳昨晚没有睡好,思想肯定在‘打架’。
    “邓芳,想通了没有?想不想交代?”莫晓兵心中有数地说。
    “没有什么交代!”邓芳瞟一眼说。
    “你不说,有人说。如果你不说,我们说出来,你就被动了!”莫晓兵耐心引导说。
    “我作为一位家庭主妇,吃饭上班,下班回家,照顾老公。这就是我的交代。”邓芳仍然固执地说。
    “看来,你是不想交代了。我问你:C某,你认识吗?”莫晓兵一针见血地问。
    “不认识!”邓芳考虑到C某已死,死无对证,就狡辩地说。
    “你不认识?我问你,谁把潘沿美从县 ...查看全文
  • 念人  1 小时前

    念人:《曙光》第二十二章(二)

    第二天,刚好是星期六。根据陈香香提供的有关材料,莫晓兵决定传迅邓芳,进一步挖出广南省‘大老虎’。
    这天早上六点,孙德芳、田斌俩人来到环北路13号,趁邓芳刚刚起床,他们就带走了邓芳。
    九点半钟,孙德芳、田斌俩人把邓芳带到南青公司时,莫晓兵、陈朝光已坐在二楼201室等待。邓芳一见莫晓兵,就觉得面有点熟,反而先开口问:“你不是省乡村局莫晓兵处长吗?”
    “你看像吗?”莫晓兵半严肃地说。
    “晓兵同志,他现在是中央巡视组副组长。”坐在一旁的陈朝光说。
    “啊!莫晓兵是中央巡…巡视组……”邓芳一听到莫晓兵是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时,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往日被潘沿美派人追杀的莫晓兵,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害怕起来。不过,她一想起情人张有才,胆子就大起来。
    “邓芳,潘沿美腐败案你清楚了吗?你还有什么需要向组织交代?”莫晓兵威严地说。
    “我没有什么事需要向组织交代的。”邓芳以为有张有才做后台,不把莫晓兵放在眼里,大胆顶撞莫晓兵。
    “拍”的一声响,陈朝光见这位女人顶撞莫晓兵,气愤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真是狗胆包天。”
    “邓芳,请你放明白点,中央巡视组不掌握你的确凿证据材料,我们是不会传你邓芳来的。老实告诉你,此次,不论什么人, ...查看全文
  • 念人  1 小时前

    念人:《曙光》第二十二章(一)

    话说莫晓兵、王学瑞与巡视组其他同志,夜以继日,连续作战,摧毁了以潘沿美为首的腐败罪恶团伙,打响了广南巡视的第一枪。这一枪,打得漂亮,得到中央领导人的表扬。
    这天傍晚,琼岛招待所小道旁,滨榔树下的路灯已渐渐发亮。莫晓兵约王学瑞吃过晚饭后,迎着从湖边微微吹来的风,肩并肩在招待所小道上漫步。是的,这样肩并肩漫步的情景,自从返回广南后,一直都没有这样的机会。此刻,王学瑞的心情,十多年来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舒畅,因为,抓捕潘沿美归案,这块压在心头上十多年之久的大石头,终于搬掉了。
    “晓兵同志,你怀疑我们内部有内奸一事,这几天,我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我忆起在抓捕邝水扁前发生一件事情,现向你说说,是否有参考价值?”王学瑞小声地说。
    “说吧!”莫晓兵接着说。
    “在抓捕邝水扁前一天,省纪委秘书长石浩强给我打电话说:‘巡视工作开展顺利吗?’我回答说:‘可以!’并顺便把最近我们要将潘沿美一伙抓捕归案告诉了他。过后,我觉得有点奇怪,为何在抓捕邝水扁前,石浩强突然给我打电话询问情况?本来,我不打算把抓捕潘沿美一伙的行动告诉他的,但是,我考虑到,石浩强是省纪委秘书长,也是省纪委指定他与中央巡视组工作唯一直接联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8:56

    念人:郊外的秋(散文)

    • 203Aa1J-0.jpg
    郊外,远离市区,秋天显得有所有同。市区,高楼遮隔,秋来得早,秋意悲凉;郊外,秋来得慢,来得清,它隐藏着一种含苞欲放的希望。
    秋天,过惯了机关生活的人,一下子来到郊外,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失落感像秋风一样寂寞与悲伤。每天一早,当看到门口外那一大帮人手里拿着锄头、镰刀,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焦虑地等侯着打工的情景,我就有点惶恐不安,尤其是望着那一双双无奈的眼睛与门口那块长长的招牌,这里,倒像当年开荒造田大会战时的临时指挥部,心里总觉得十分迷茫。
    远离市区,这里,没有夺目的高楼大厦,也没有沸腾的闹市,只是一排排不太整齐的民居。人们生活十分低调,不管男女,上下班,常常都看到穿着一些灰色的风衣,形成了郊外秋天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秋天,在人们心目中,淡淡一色,冷酷无情,别说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就是大树底下都不愿乘凉。
    渐渐地,我发觉郊外的秋,并非那样老气横秋,不似思像中的那样黯然失色。郊外阳光习习,空气清新,气象万千,深深地把我感染。于是,我安下心,慢慢地欣赏郊外这不同的秋色,品尝郊外这不同的秋味。
    郊外的秋,其实是美丽多情的世界。她像是皇宫中的宫女,披着婚纱的新娘。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8:50

    念人:《曙光》第二十一章(五)

    抓捕到潘沿美,使莫晓兵、王学瑞格外的兴奋。尤其是王学瑞,想起被潘沿美迫死去的母亲;想起被刘曹苞黑衣党开车撞死的女儿;想起被陈香香劫走房屋死去的妻子;想起被邝水扁陷害入狱的儿子,一个好好的家庭,因写几篇反腐文章,被潘沿美迫害得家破人亡。在返程的车上,王学瑞想起这一切,就暗暗流泪。他默默的告诉在天之灵的母亲、妻子以及女儿,潘沿美、邝水扁、刘曹苞、陈香香、林花花等一伙腐败分子,被我们抓捕归案了,潘沿美大江东去了。
    莫晓兵看到王学瑞暗中流泪,知道他又在想起被潘沿美迫害至死的母亲、妻子、女儿,以及正在坐监的儿子,他安慰地说:“作家,我们坚持九年的反腐斗争,终于胜利了,我们的鲜血没有白流,告诉她们,放心走吧!一路走好!”
    早晨五点左右钟,天渐渐亮,莫晓兵感到肚子里‘呜呜’直叫,于是,把潘沿美关押好,对林花花进行教育,让她回去写检查后,除留一位巡视组成员配合便衣武警看守外,他带着其他巡视组成员,到大门口附近的小店吃早餐,一个人一碗汤两个馒头,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六点左右,莫晓兵吃完早餐,便向邹局长打电话。
    “邹海同志,我们已掌握到梁大庆、林魁的腐败证据材料,为了防止逃跑,中央巡视组决定对梁大庆、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8:48

    念人:《曙光》第二十一章(四)

    番城是一片比较高档的别墅群小区。深夜凌晨一点二十分,他们来到番城大门口时,门岗值班人员正伏在岗亭内桌子上打瞌睡,莫晓兵走上前叫醒他,向其出示证件说:“我们在执行公务,今夜到此,是对‘403’执行任务,请你配合!”
    门口值班员一看证件,知道是中央巡视组在执行任务后,就愤愤不平地说:“你们早就应该来执行任务了,这里,不单单是403是贪官。”说着,他主动带着莫晓兵他们去。
    值班员带他们来到403门口,值班员走上前按门铃。不一会,一位女人声音在门铃里问:“你是谁?”“我是别墅小区管理处的!有事,请开门。”门岗值班员回答。
    莫晓兵看到有人来开门,他就交代陈朝光、田斌在‘403’别墅外围监控,以防潘沿美后门跳墙逃跑。他带着孙德芳、王学瑞入室抓捕。
    大约十分钟左右,小院门开了,开门的像是一位看家保姆。按陈香香的话说,是一位姓张的保姆,这时,莫晓兵说:“你是张姨吗?我们是中央巡视组的,请你不要害怕,你没事的。我们主要是对潘沿美执行任务。”说完,莫晓兵带着孙德芳、王学瑞,手里握着手枪,直奔二层楼主人卧室。
    莫晓兵三人到二楼主人卧室门,“啪啪啪”连续敲三次都没有人回应,孙德芳用脚踢开了门,他们三人一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8:47

    念人:《曙光》第二十一章(三)

    在返回琼岛招待所的路上,莫晓兵想的不是邝水扁跳楼自杀的问题,而想的是从邝水扁口袋里所取出来的那张纸条。于是,他从口袋里重新拿出那张纸条,纸条上那几个白纸黑字,令其心中起伏不定。纸条上写七个字:“巡视组已盯上你!”他看着这七个字,心里想着,这明明是给邝水扁通风报信。巡视组来广南时,中央领导同志对巡视组成员的组织纪律问题多次强调,几个月来,巡视组对开展一切行动,都十分保密,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做,究竟是谁向邝水扁通风报信呢?难道是巡视组内部出了问题?他对巡视组成员,在脑海里一一进行筛选。王学瑞是位社长兼作家,一起工作二十多年。该同志立场坚定,原则性强,尤其是受潘沿美、邝水扁一伙腐败分子打击迫害九年,从而更坚定了他对潘沿美、邝水扁斗争的信心和决心,相信王学瑞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孙德芳是中纪委选派出参加巡视组的司局级干部,从事纪检工作二十多年,办案经验丰富,立场坚定,这样的干部,怎样会当内奸呢?田斌是中央直属机关纪检组副组长,该同志立场坚定,态度严谨,工作积极热情,很有发展前途的中青年干部,相信他也不会干这种蠢事;陈朝光,山东人,是农业部监察室主任,几十年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工作,办事果断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8:46

    念人:《曙光》第二十一章(二)

    在车上,他看了看手表,已是夜晚十点钟了,他焦急地对司机陈朝光说:“快!”
    “好!”陈朝光踩踏油门,加快速度向前开去。
    十点十五分,巡视组到达宾馆,莫晓兵赶紧走下车,拿出证件向柜台值班主任说:我们是中央巡视组,我们在执行任务!说着,他率领巡视组成员来不及坐电梯,从楼梯直奔704房。莫晓兵不顾自己是五十多岁的人,像青年人一样,以迅猛的速度向七楼走去。到达七楼时,他连气都来不及喘,马上敲开704房门。
    “啪啪啪!”莫晓兵走上去敲门。
    不出莫晓兵所料,邝水扁果然在这里和情妇鬼混。此刻,当他听到敲门声,急急忙忙从压在情妇肚子上爬下来,连外衣外裤都来不及穿,仅穿上一条内裤衩,然后,左手拿着衣服,右手提着包,走到窗口外空调机旁躲起来,然后,他叫情妇去开门。
    “开门…开门…!”莫晓兵急促叫着。
    “谁啊?”情妇边穿衣服边惊慌地问。
    “公安局的!”莫晓兵及时回应。
    “好!我开门!”当情妇一开门,莫晓兵与其他巡视组成员就像箭一样闯进去,大声说:“别动,接受搜查!”然后,他看到床上没人,被子混乱,他们便对客厅、卫生间、衣柜进行搜查,都不见邝水扁踪影。于是,莫晓兵重回到房间,用手模一模床单、枕头,感觉到温热尚未退去,他又 ...查看全文
  • 念人  昨天 18:45

    念人:《曙光》第二十一章(一)

    下午二时半,天气炎热。莫晓兵与巡视组同志吃过中午饭后,没有休息,也没有继续审讯陈香香,一口作气,在南青公司二楼临时办公室,召开巡视组人员会议,对上午审讯陈香香所揭发的材料,进行详细分析研究。大家认为,尽管陈香香还不彻底揭露潘沿美腐败团伙的罪行问题,但是,陈香香上午所揭露和承认的问题,与群众所举报的材料出入不太大,其中有些问题,与我们所调查的情况基本吻合。
    莫晓兵考虑到,既然大家分析陈香香揭发潘沿美腐败团伙的问题,没有明显的分歧和不同意见,也基本符合自己的想法。于是,决定采取下一步行动。他想到,在潘沿美腐败团伙中,除已被抓判十五徒刑的刘曹苞外,邝水扁是这个腐败团伙中最为阴险的人。因为,他是局监察室主任,熟悉纪检内部的一切操作规则,不易对付;此外,手段恶劣毒辣残忍,不管是什么样子的女人,一旦落入他手,肯定上床,否则,他是不会轻易放过的。陈香香被巡视组传讯来南青公司,尽管陈香香被抓捕时,没有人看到,但是,陈香香办公室的关锁,凭邝水扁办案经验,一定会猜测到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邝水扁肯定会在选择自己的后路,毁灭证据。想到此,莫晓兵考虑到,必须把邝水扁控制起来,以防毁灭证据。为了慎重起 ...查看全文
  • 念人  前天 23:19

    念人:《曙光》第二十章(五)

    莫晓兵看到陈香香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于是,他用启发的语言说:“潘沿美为何九年打击迫害王学瑞同志?”
    “因为王学瑞同志写了几篇揭露抨击局领导贪污腐败的文章,击中了潘局长的痛处,所以,他下决心要整死王学瑞一家。”陈香香吞吞吐吐地说。
    “王学瑞同志的女儿是怎么死的?”莫晓兵追问。
    “为迫害王学瑞家破人亡,潘沿美指使刘曹苞,刘曹苞叫‘黑衣党’分子,在新新菜市场开车撞死。”陈香香心灰意冷地说。
    “李军,你认识吗?”莫晓兵启发陈香香说。
    一听到莫晓兵提及李军的名字,陈香香马上意识到,抢劫王学瑞房屋问题。她考虑到,对于抢劫王学瑞房屋一事,这不仅是利用潘沿美职权,对王学瑞继续打击迫害,更严重的是造成了其夫人周兰兰,对生活产生绝望而死亡。这是一件相当恶劣,而且不可弥补损失的事件,如果不主动交代问题,不供出真情,其罪恶已经难于承担,王学瑞是不会放过此事的。想到此,她急忙面对王学瑞跪在地上,含着眼泪地说:“求求学瑞同志、求求王社长原谅。关于房子一事,这都是梁大庆出的主意,我愿意把房子归还给您。”说着,便“呼呼”的哭泣起来。
    “刘慧是怎么死的?”莫晓兵大声追问说。
    “刘慧的死,都是邝水扁干的,详细情况我不太清楚 ...查看全文
  • 念人  前天 23:18

    念人:《曙光》第二十章(四)

    陈香香坐电梯上七楼办公室,她从包里取出锁匙,准备打开自己办公室门锁,可是,发现门锁已打开,感到有点奇怪,当她一推开办公室门时,发现室里早已坐着三位男人,眼光辛辣辣的瞪着自己,心里大吃一惊,她定神一看,这三位男人是中央巡视组成员,一刹那间,她脸上马上显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态。
    “陈香香,请跟我们走一会。你己经被双规,接受组织审查。请跟我们走。”孙德芳站起来拿出双规决定通知严肃地说。
    “我为什么跟你们走?”陈香香惊慌地问。紧接着,她知道到末日来临,急急从包里取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潘沿美。
    “去了,你就知道了。”说着,孙德芳急忙走上前去,从陈香香手中夺过手机。
    陈香香一走出门口,孙德芳重新锁上了办公室门。接着,巡视组成员和陈香香一起坐上电梯,下到楼底车库,坐上巡视组的车,直往郊外开去。
    三十分钟后,巡视组的车把陈香香带到南青公司。这里,原来是邝水扁的双规地点,莫晓兵率领中央巡视组进驻省乡村局后,下令把邝水扁这个据点撤了。
    陈香香被带下车后,在巡视组人员的押送下,上办公楼二层201室。当她踏入201室时,莫晓兵早就怒目圆睁的等待在这里。
    她入室后,提心吊胆的低头坐在莫晓兵、王学瑞的对面椅子上。
    “503…”莫晓 ...查看全文
  • 念人  前天 23:17

    念人:《曙光》第二十章(三)

    邹局长看到台下干部异口同声的议论,他就大声地说:“大家安静下来,请莫组长讲话,大家欢迎!”说着,下面又响起掌声。
    “同志们,您们好!今天,中央巡视组来到省乡村局参加全局干部职工反腐动员大会,隔五年后,我又与全局干部职工一起战斗,心里感到特别高兴。据群众举报,与我们所掌握到的材料,省乡村局存在的腐败问题较为严重。这次,我们中央巡视组就专门惩治腐败而来的。在这里,我告知大家,我们中央巡视组是有备而来的,我们手握中央‘尚方宝剑’,再不担心贪官腐败分子胡来,兴风作浪。如果负隅顽抗,来一个捉一个,只要腐败分子不投降,就叫其灭亡,这是人民的愿望,中央的决心。大家都明白:不惩治腐败,要亡党亡国。所以,请大家迅速行动起来,揭露省乡村局存在的腐败问题。请大家放心,我们会为大家保密。同志们,腐败是资本主义的产物,反腐败必须先反资本主义复辟,只有砸碎资本主义的枷锁,才能彻底铲除腐败分子。据一些干部私下议论,我和王学瑞同志归来,是找某领导算帐的。告诉大家,我们是代表中纪委到广南开展巡视工作的,并非针对某个人。不过,在这里,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凡有群众举报,不管是谁,是否在职,我们都不会放过,一定查到底。”莫 ...查看全文
  • 念人  前天 23:16

    念人:《曙光》第二十章(二)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广南机场。他们提着自己的简单行李,走出机场3号门口时,广南省纪委两部黑色东风日产小轿车,已在门口迎接。这时,从前面那部东风日产轿车里,走出一位年约五十开外,身高约一米六七,现在是省纪委常委、秘书长石浩强,当他走到莫晓兵面前,准备与莫晓兵等其他中央巡视组成员握手时,一下子惊呆了,巡视组成员中,果然有两位是他自己比较熟悉的人,他们就是莫晓兵、王学瑞。在两天前,当他接到中央纪委办公厅,把中央巡视组成员名单告知时,他心里就震惊了一下,可是,他考虑到全国同名同姓的人多,就不放在心上。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手握‘尚方宝剑’的中央‘钦差大臣’,竟是五年前被潘沿美、邝水扁追杀的人。
    “莫组长,欢迎您回广南!”石浩强脸带笑容,一边握手一边说。
    “石浩强同志,多年不见,你不减当年啊!”莫晓兵微笑地说。
    石浩强和莫晓兵握手后,接着,他和其他同志一一握手,当握到最后一位王学瑞时,他心里也不是滋味,这位当年被潘沿美打击迫害九年不死的社长、作家,如今成为‘钦差大臣’,想到此,他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学瑞同志,我们的作家回来啦!”石浩强笑容满面和王学瑞握手。
    ...查看全文
  • 念人  前天 23:14

    念人:《曙光》第二十章(一)

    话说莫晓兵、王学瑞在京都幸福厂率领干部职工,完成驱逐资本家,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后,扶上马,送一程,在京都幸福厂与工人群众生活了五年多时间,参与了火热的‘三反’斗争,使他们和工人阶级兄弟结下深厚的感情,尤其是王学瑞,作为一位无产阶级革命作家,在幸福厂这场反腐败、反卖国、反复辟的‘三反’斗争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使他真正品味到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真缔,深刻领会了《讲话》中指出:“一切革命的文学艺术家只有联系群众,表现群众,把自己当作群众的忠实的代理人,他们的工作才有意义。”的真正含意。
    他们来到京都,己有五年了。五年来,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新一届中央领导人上台后,为了刹住群众意见较大的贪官腐败问题,按照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中提倡的‘三结合’办法,从全国工厂、农村、部队中选调一些革命性强,立场坚定,坚决执行毛主席无产阶级继续革命路线的工农兵代表,加上中央有关部门一些干部,专门组成三十多个中央巡视组,中央赋予‘尚方宝剑’,每个成员都配备手枪,除台湾外,每个省市都派出巡视组,进行为期一年的巡视考察。根据幸福厂工人的推荐,经梅老和中央有关部门的协商,决定莫晓兵、王学瑞参加中央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8-19 13:39 , Processed in 0.109374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