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龙网 返回首页

念人的文学空间 http://jiayuan.long5.com/?500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念人  昨天 23:04

    念人:风啊,请捎上一个祝福(散文)

    • 14091XW7-3642.jpg
    进入九十年代,姑娘的辫子好似都被当做思想观念陈旧的尾巴,许多留辫子的姑娘都纷纷剪掉。可是,辫子对我来说显得格外有感情。在我的心中,姑娘留辫子是美丽的象征。在几十年生涯中,这一片情牢牢地埋在我心底深处。
    我崇拜姑娘的辫子是在红卫兵"大串联"时代。那天,我怀着刚被伟大领袖毛主席接见的一片狂热,从首都北京坐上特快列车返回广州。到汉口站时,排山倒海的人群拥向列车。这时,在窗口外,一位留辫子显得相当伶俐活泼的姑娘向我叫喊,"小同志,请拉我一把!"这一喊叫,使我心中一惊。我看到不远处,她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好像在焦急地乞求。我心一软,顺手将她从窗口拉上了火车。人多座位少,拥挤得哇哇叫。有位学生为座位竟争吵起来。她见到我害怕的样子,就主动走上来用自己的身体为我掩护,像亲姐姐一样照顾我。火车上,她给我饼干、苹果吃啦;晚上,我听着她的故事,在她的怀中甜甜地睡去……
    在广州大沙头码头,当我们将要分别时,她哭了!
    "我跟着你到海南,好吗?"她哀求地说。
    "大串联停止了,我父亲没有那么多钱,送你返回上海呢!"我接着回答。
    "回不了,咱们就一起生活在海南岛。"她苦苦地说。
    ...查看全文
  • 念人  6 天前

    念人:沸腾的小溪(散文)

    • IMG_20180616_105601.jpg
    五月初五到了,我又要尝到故乡的粽子了,又要到故乡的小溪边划龙船,说起来,心里感到多么高兴啊!清早,孩子们手里拿着鸡蛋,脖子上挂着粽子,蹦蹦跳跳地去溪边洗“龙水”,姑娘们穿着节日盛装,小伙子拿着木桨,高高兴兴地来到小溪边划龙船。是的,乡亲们年年都要裹粽子,年年都要举办龙舟赛,来欢庆端午节。故乡还有这样的习惯,凡是外乡姑娘要与村里的小伙子谈恋爱,都要进行考察,考考姑娘的裹粽子与服装加工手艺。及格了,结婚时,乡亲们拿着针、线、剪刀或者粽子等礼物到洞房祝贺。不及格,姑娘就别想登咱村的龙门。凡是登上了咱村龙门的姑娘,每年五月初五,都要送粽子回娘家去,将外公外婆接来观看龙舟比赛。
    可是,自从走上市场经济的道路后,乡亲们的生活变得时好时坏。那几年,是贪官腐败分子最猖狂的岁月,村里的服装加工,出口受阻,内销不出,迫使村企服装加工业停产,乡亲们下岗。村土地被征用建高尔夫球场,乡亲们又失去这一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生活陷入艰难竭蹶。粽子,不裹了;龙舟赛,不办了。故乡的小溪,一下子变得是那样的沉默与凄凉。端午节那天,妈妈叫来大嫂,含着泪水地说:“阿芳,女儿哪个不爱自己的公公、婆婆,今年端午节年 ...查看全文
  • 念人  7 天前

    念人:父亲的老屋(散文)

    • 照片2 093.jpg
    人长大后,远离了故乡,总会产生起一种对故乡的怀念之情,特别是对小时候居住过的那间老屋,至今,仍是那片牵挂不断的柔柔之情。
    在脑海里,爸爸妈妈在乡下住的是一间十分简陋的小瓦屋。内面光线阴暗,屋内堆放着各种杂物,显得杂乱无章,稍没有人行走,那老鼠就会从屋洞里钻出来,到处乱跑。下雨时,屋顶上常常漏雨,这时,妈妈就端着一个小脸盆放在地上,让雨水滴到脸盆里。每当我看到这情景,曾多次动员爸爸妈妈搬到大瓦屋与我们姐弟一起住,可是,每次都被他们婉言拒绝。爸爸妈妈心里总是这样想着,这大瓦房屋是为我们子女修建的,让子女住好一些,这是做父母的心愿,只要看到子孙生活过得好,他们自己委屈一点,也心甘情愿。对此,父亲住在那间小瓦屋,一直到去世。
    清明节,其他村的人都在这天,为逝去的亲人扫墓。可是,咱村却与别的乡村不一样,选择在冬至扫墓。每年这一天,母亲都要向我们讲述父亲创家立业的故事。为了建造这间大瓦屋,解放前,父亲凭着一条扁担,一副肩膀,在村里代替乡亲们挑草蓆到海口、府城、那大、通什出卖。从家乡到那大、通什市,相距三、四十公里路,为了防止日本鬼子白天拦路抢劫,父亲总是把黑夜当白天。夜幕降临时, ...查看全文
  • 念人  7 天前

    念人:《地怨》第六十四章:王学瑞怒投珠江

    潘沿美对王学瑞的政治陷害案件,王学瑞总是怀着一颗孩子般天真的心,相信共产党,相信人民会主持正义,及时解决问题的。可是,三年多来王学瑞先后向中央、省有关部门投诉达二十多万字,几乎每隔二三天都要到省委投诉一次。在这漫长的投诉历程中,尽管已冲洗去了‘贪污’的罪名,但是,补发工资,恢复工作,追究潘沿美等有关人员的责任问题,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这样,潘沿美不仅不停止对王学瑞的打击迫害,反而捏造五大罪行强加王学瑞头上,更加猖狂地对其进行陷害。
    然而,王学瑞意料不到的是,他用血与泪的代价写成的控诉信,一封封、一件件都悄悄地转回到潘沿美那一伙人的手中。这一切,王学瑞至今仍然蒙在鼓里。他总认为,上级领导会派人来及时调查解决的。三年多时间了,竟没有一位领导能够挺身而出为这位记者、作家主持公道,纠正这一冤案。这个时候,不禁使人想到那些平时叫喊得很响的‘有困难找公安’‘有冤案找司法’的人,如今,他们究竟躲到哪里去了呢?
    毕竟王学瑞长期在顺利的环境中工作,从来没有接触过社会的黑暗面,没有接触过官场的斗争,所以,他不论对任何事情,都抱着十分认真的态度,寄托着无限的希望。可是,现实与他所追求的距离相当的遥 ...查看全文
  • 念人  7 天前

    念人:《地怨》第六十三章:沿江大道大搏斗

    六月十九日,这天清早,天空蒙蒙,天气不像往日那样晴朗,像要下雨的气氛,使人们有一种憋闷以及烦躁的感觉。
    在通往省委驻地的沿江大道上,今天早上,来到这里跳舞,打太极拳的人少了,整条大道显得有点冷落凄凉。
    八时左右,王学瑞骑着自行车像往常一样经沿江大道到省委去。此次,他主要是把潘沿美对自己陷害的新情况以及老作家雷震天写的关于《一宗未了结的政治迫害案》调查报告送到省纪工委。
    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这天早上,王学瑞骑单车从沿江大道厕所前面经过时,这时,有俩位一高一矮的男子从厕所里窜出来,他们走到王学瑞前面,双手插着腰,凶神恶煞地拦住了王学瑞的去路。
    王学瑞急忙停下单车,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前面这俩位不速之客。那位高个子约有一米七一,穿着一件黑衬衫,粗腰壮手,圆方脸上长着一副略粗的眉毛,瞪得圆圆的眼睛放射出阴险狠毒的光芒;那位矮个子约有一米六五,也穿着一件黑衬衫,与高个子相比,他身材细长,上大下尖的脸孔长一些胡子。原来,他俩人是刘曹苞的‘黑衣党’中的陈二虎、李大雄。
    面对这俩位来势汹汹的‘黑衣党’,王学瑞心里一下子不免有些震惊与胆怯。但是,自从被潘沿美陷害后,他就把个人的生死置之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11 15:55

    那一场大雪(散文)

    • IMG_20180610_095148.jpg
      阔别西大已是多年了。每当我拿起釆访袋,兴高采烈地登上采访车,迎着对面轻轻吹来的东南风,顶着灿烂的阳光远去时,不禁使我想起,在西北大学读书时,那一场大雪,忆起我那心中怀念的你……
      是的,那一场大雪下得很大,一夜之间,积雪就厚达五公分。这天,正是星期天,一早起来,大学生们纷纷走出宿舍玩雪去了。小伙子们兴致勃勃地滑雪,倒下去的不是哭,而是哈哈大笑;姑娘们滚雪球互相打仗,不时发出一阵阵朗朗的欢笑声。最有趣的还是,那一对对的日本畄学生,他们在雪地上,滚起一个个庞大的雪球,雕刻成巨大的圣诞老人……看着那满天的雪片纷飞,使我这位来自南国的大学生,感到无比的兴奋与好奇。可是,那零下七八度的寒冷天气,逼得我全身发抖。尽管这样,那一颗好奇之心,仍支撑着我走出宿舍看雪景去。刚跨出校门口不远,“啪”的一声,我滑倒在雪地上了。在我的脑海中,并没想到雪地是这样的的光滑。碍于面子,我想马上爬起来,可是,屁股的筋骨痛得难受,而且又穿着像大力士衣服的身躯,几次想爬起来,都不听使唤。于是,我便坐在雪地上休息。此时,雪片飘落满身,一会儿,我变成了一位白色圣诞老人。一个个路过校门口的人,他们看到我这一幅雪像,都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11 15:51

    念人:《地怨》第六十二章:潘沿美下达密令

    再说潘沿美,近几个月来,他的心总像十七八个吊桶互相乱撞。整天,他想站也站不稳,想坐又坐不下,真像是呑下了一只苍蝇似的。
    王学瑞靠那支笔,到处写控诉信,在精神与心理上,确实也给潘沿美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他审查王学瑞三年多,至今没有查出任何经济问题,反过来自己背上了一个利用职权整人的罪名;陈香香情断403;自己从第一把手下降到第三把手;林魁洗手不干……这一系列的失败,使自己的威信扫地。最近,潘沿美据自己得力助手刘曹苞报告,一位老作家对王学瑞案件进行了两个月的详细采访后,已写成一万多字的调查报告,向中央、省有关部门寄去。据说,这位名叫雷震天的人是全国有名的传记文学作家。长期以来,由于他爱写社会热点调查报告,爱为群众打抱不平,所以,他赢得了广大读者的喜欢。这次,他对王学瑞的案件,写了长达一万多字的调查报告,文章事实清楚,针对性强,很有说服力,它犹如一颗中程导弹,如若爆炸,连乌纱帽也难保住。想到此,潘沿美心里更加不安与浮躁。要想王学瑞不告状,一是要为他平反恢复名誉,然而,给王学瑞恢复名誉就意味着整错了人,那就更下不了台;二是雇黑衣党人员狠狠揍一顿,把他的嘴堵住,看他还敢到处告状。想来想去,还是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11 15:49

    念人:《地怨》第六十一章:老作家的怒吼声

    话说王学瑞是位青年作家,他遭受到潘沿美的陷害,当然,他的悲惨遭遇在老作家群中引起了较大的反响。
    面对王学瑞的痛苦遭遇,有些老作家悄悄地送上三、五百元,帮助他度过生活难关;有些老作家对潘沿美与纪检人员这样明目张胆、无法无天的迫害一位青年作家,而且时间长达三年之久,表示出极大的愤慨。
    王学瑞冤案迟迟不能解决,犹如一条无形的锁链,捆绑着作家们的脖子上,终有一天,这不幸的遭遇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公道的鞭策,良心的谴责,使老作家们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于是,有些人又拿起手中的笔,继续向中央、省有关部门反映。
    一位名叫雷震天的老作家,他的《一宗未了结的政治迫害案》一文,写得有条有理,有根有据,大胆揭露潘沿美一伙人,利用手中权力对王学瑞陷害的罪行。附录如下:
    一宗未了结的政治迫害案
    雷震天
    引 子
    这是一宗使人深思的故事。它发生在最近广南省乡村厅。该厅厅长兼党组书记潘沿美,滥用职权,打击报复,无理查封《乡村》杂志社,将该杂志社社长、总编辑、法人代表王学瑞进行拘禁,强行解散杂志社,并将编辑部二十一位编辑、记者全部扫地出门,不安排工作,不发工资,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9 12:29

    念人:《地怨》第六十章:陈香香情断“403”

    自从潘沿美大闹广麓隆以后,几个星期来,潘沿美一直都没有约会陈香香。而陈香香为了面子,也没有主动去找潘沿美。
    几星期来,每当周末来临,陈香香都像往常一样涂脂抹粉地坐在寡妇房中,心荡神驰地等候着潘沿美的电话,多么盼望他能够原谅自己在广麓隆的过错,重归‘403’度周末呢!
    说实话,几个星期不与潘沿美作爱,全身上下都感到痒痒的。可能是习惯的缘故,周末一到,她不躺在潘沿美的怀中,让其抚摸,好像失落一件珍贵的东西似的,心里总是不舒服。有时,她等待到心烦意乱时,免不了在寡妇房中放声大骂:“潘沿美坏,把我搞得心烦意乱,日子不安宁,情不自拔。我要扼死你。”
    二十一世纪第一个五一节,国家推行假日经济政策,放假三天,鼓励公民多消费。
    五十一节这天,阳光万里,节日的广南市,人山人海,到处都是莺歌燕舞,整个大都市都沉醉在一片欣喜若狂、喜气洋洋的气氛中。
    然而,陈香香也是坐立不安。一大清早,就接到三个约会的电话。第一位是林魁,他约陈香香到珠海旅游度假。她推辞说,刚好来例假,心情不好,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在家中清静地好好休息一下。第二位是厅生产处李副处长,他约陈香香中午到东江大酒家吃饭唱卡拉OK。第三位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9 12:26

    念人:《地怨》第五十九章:患重病者的控诉

    再说,欧阳行厅长给王学瑞打电话慰问一事,第二天一早,这一消息就在厅机关中传开了。
    覃浮同志担任《乡村》杂志社常务副社长、副总编辑。这时候,他心中就再也不能平静下来,压在心底深处的愤怒一下子又涌上心头。因为,自己患了严重的心脑血管病,医生嘱咐不能过分激动。但是,潘沿美这样赤裸裸地对王学瑞进行打击迫害,他心里是看不惯的,几次都想挺身而出揭露潘沿美袒护腐败的行为,可是,疾病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痛苦不堪,不得不把这正义的呼喊声埋在心底深处。如今,病情有了好转,他决心站出来,为社长王学瑞说句公道话。
    王学瑞的为人,覃浮是深深了解的。这位当年毕业于名牌大学的本科生王学瑞,他靠自己的工作能力,脚踏实地当上了处级领导干部社长、总编辑。几年间,他凭着自己的办报办刊的丰富经验,把杂志社越办越好。他大权在握,不大吃不大喝,不嫖不赌,勤俭节约,一身正气办杂志,赢得了全社干部职工的赞扬。像王学瑞这样的领导干部,在目前来说,是少而不是多。然而,这么好的一个干部,由于主持公道,写了一二篇抨击腐败的文章,击中了某些领导的要害,被潘沿美整得这样的悲惨。公理何在?想着想着,他再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带病上书。
    覃浮把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9 12:23

    念人:《地怨》第五十八章:新厅长电慰学瑞

    2000年5月,南方的太阳似一轮火球,把人们烤得火辣辣的。
    在广南,省级机构改革也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省乡村厅、省农委、省农业局均被撤消,组建省农村发展厅。首任厅长是欧阳行,潘沿美为副厅长。
    机构改革好像给王学瑞带来了新的希望。因为,潘沿美在省乡村厅时任第一把手,他说了算。每当上级组织派人来了解王学瑞案件情况,他就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所欲为,制造一桩桩假材料欺骗上级,为解决案件设置种种障碍。说王学瑞有经济问题,查了三年,连五分钱都没有贪污。查不出王学瑞贪污的证据后,又说王学瑞诈骗,被王学瑞以事实驳斥得目瞪口呆。在散布诈骗问题上败露后,又造假说王学瑞是聘用干部不是国家干部,然而,此阴谋诡计又再次被王学瑞揭穿,驳得无话可说……
    机构改革,使潘沿美失去了第一把手交椅,降为第三把手后,思想上好像变了态,整日坐立不安。他深深懂得,失去官位就等于失去了一切。因为,他的官位是上级组织部门任命的,而不是群众民主选举的。所以,官位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机构改革后,潘沿美失去了昔日的光辉,不像往日那样威风凛凛了。如今,走路时再没有往日那样的四面威风,呼风唤雨了。
    再说刘曹苞,由于“八二七案件”造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9 12:20

    念人:《地怨》第五十七章:莫晓兵痛揭腐败

    打击陷害王学瑞的文件下达后,莫晓兵不仅不担心,反而如获至宝一样,心里特别兴奋。他进一步看清了潘沿美对王学瑞打击报复的阴谋,同时,也更肯定了王学瑞连五毛钱都没有贪污的结论,增强了对潘沿美作斗争的信心与决心。于是,他决定从后台走向前台,公开参与王学瑞一起反腐败的行列。
    六月二十六日,这天一早,莫晓兵与王学瑞骑上自行车一起往省委奔去。一路上,这位被老同志称为一贯反腐败的莫晓兵,心情显得很好。他不忍心眼巴巴地看着潘沿美利用职权整一位好干部,一位好记者,一位好作家,更不允许潘沿美公开地袒护黄柱等腐败分子。他要从后台站到前台来,勇敢地说句公道话。
    到省纪工委后,符昌盛主任热情地接洽了他们俩人。
    符昌盛看上去四十有余,血气方刚,一米七二的身材,长着一副浓浓的眉毛,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如果你是个贪官的话,眼光一触,马上会感到心惊胆寒。
    符主任把莫晓兵、王学瑞引进省纪工委小会议室里坐下来,然后,他为这俩位客人冲上两杯热腾腾的茶。
    莫晓兵接过符主任递过来的茶,他看到符主任那张热情而严肃的脸孔,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无拘无束地向符主任反映潘沿美打击报复反腐败干部的情况。
    莫晓兵一边喝茶一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8 16:32

    如何创作革命现实主义题材小说

    —谈谈小说《哭泣的白云山》主人公李如山人物形象塑造
       小说《哭泣的白云山》发表后,深受到广大读者的青睐,主人公李如山人物形象也赢得了读者广泛的同情与认可。评论家肖衍庆说:“尽管小说以主人公李如山跳崖而结局,但是,这一跳,却跳醒了人们的意识,表明人民正在觉醒,表明只有团结的力量,组织的力量,革命就有希望”。 
       人物形象的塑造,这是关系到小说创作成功的关键问题。人物形象的塑造,其中最主要的是写人,写人的思想、感情、要求和愿望等。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不管个人在主观上怎样超脱各种关系,他在社会意义上,总是这些关系的产物。”就是这种人与人的关系、矛盾、斗争和变化,构成了文学作品中人物生存、活动的主要环境,也就是构成人物形象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小说《哭泣的白云山》主人公李如山,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从小就接受革命传统的教育,长期受到毛泽东思想的熏陶,入了党,形成了党叫干啥就干啥的思想作风。“先富论”出笼后,工厂转制、工人下岗。李如山以为转制是党的号召,对此,面对下岗,他没有一句怨言,打起包袱,跟随着这支几千万下岗大军,自谋生路去了。在这迷茫的岁月中,他的木材被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7 14:59

    妈妈的眼泪(散文)

    • pp_audio_2016101808023775216_07918_max.jpg
    人常言:女人的眼泪是最美丽的。尽管妈妈离开我们十七年了,可是,每当我看见女人流泪时,立即勾起我的回忆,想起妈妈那一滴滴深情的泪水,想起在妈妈怀抱中度过那难忘的岁月……
    母亲身高一米六一,天生一副蛋脸孔,长着一个令人羡慕的鼻子,与一双脉脉含情的眼睛。上世纪四十年代,母亲是一位革命女性,由于叛徒告密被捕,父亲花了两百个光银,从狱中将她赎出来。解放后,她当上妇女队长,一马当先,率领妇女投身于社会主义大建设高潮中去,从而赢得了村里男男女女的敬重。
    每情到伤心处,妈妈都会流泪,但是,这是出之母爱的泪水。六十年代初,遭遇天灾人祸,缺吃少穿,我们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可是,在妈妈的心中,始终装着社会主义,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把自己的全部母爱都献给国家与孩子。她常说:“困难是暂时的,只要我们团结一条心,建设社会主义,生活会好起来的”。记得我们姐弟读小学时,一次,我肚子饿得难受,就悄悄逃学回家,由于找不到东西吃,就痛哭起来,哭累了,我就躺在地上睡去了。中午时分,母亲从集体劳动归来,看到我含泪睡在地上,她那慈祥的眼泪,也立即流了出来。此刻,她从口袋里急急的拿出在田间劳动时,所分得的一个番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6 15:53

    念人:《地怨》第五十六章:陷害证据大暴露

    2000年3月29日夜晚,天空像锅底一样的漆黑,可是,在名牌大街的东江茶楼,这里灯光明亮,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夜茶兴旺。
    在茶楼二楼的左角,正坐着三位干部模样的人,其中有两位大约四十多岁,他们是莫晓兵与王学瑞;另一位年约五十开外,他就是老处长黄平。
    他们三人在茶楼上,一边喝茶一边传阅对王学瑞处分文件。
    黄平看完后,心中感叹万千。竟料不到这位十年前是自己手下的科级干部,现在一下子跃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的潘沿美,竟然利用职权捏造事实,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黄平对杂志社情况是了解的,对王学瑞的人品更是了如指掌。在这鱼龙混杂的九十年代,王学瑞作为一个处级单位主要领导干部,不嫖不赌,不大吃不大喝,查出连五角钱都没有贪污,这样的领导干部,目前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
    这位八十年代就当上处长的黄平,他看到自己这位部下,这样明目张胆的捏造事实陷害一位处级干部,心里感到十分的气愤。他暗暗叹了一声,心里想着,现在一些领导干部本质变了,与共产党的宗旨离得太远了。他忍不住地对莫晓兵大声说:“潘沿美这样做是犯罪行为。”接着,他压小了声音说:“从文件内容来看,王学瑞连五角钱都没有贪污,证明立案整王学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6 12:27

    念人:《地怨》第五十五章:捏造材料假结案

    王学瑞母亲的去世,犹如一颗炸弹在省乡村厅大院中爆炸,引起不小的震动。有人说,这是潘沿美迫害人致死,借五百元都不同意借良心丧尽;有人说,潘沿美已派人去探望,还送去一千元慰问金,够重视了。群众议论纷纷,做贼心虚的潘沿美心里不免也产生起一种心神不安的感觉,整天在办公室内来回走动,心情显露出焦虑、纳闷、恐惧。
    五月十六日上午,潘沿美在办公室接到省委办公厅信访处的来电,传达了中央特派员的指示精神,要求他立即对王学瑞问题作出正确的结论,不能再拖下去了。
    当听到中央特派员过问此事,潘沿美心里一下子慌了手脚。他意料到王学瑞已告到中央特派员那里了,如果对此案再不作出结论,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下午三时,潘沿美急急召集副厅长、纪检人员刘曹苞到办公室一起商谈对策。
    潘沿美首先发言:“上午,我接到省委办公厅来电,传达了中央特派员的指示精神,要求对王学瑞的案件尽快作出结论。不能再拖拉了。”说到这里,他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中央特派员过问此事,证明王学瑞已告到了中央特派员那里了。所以,我紧急召你们俩人来一起商谈对策。对待王学瑞问题,我仍是说八个字‘应付上级,不放学瑞’。你们发表意见。”
    潘沿美刚说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6 12:23

    念人:《地怨》第五十四章:王学瑞拦路告状

    五月的广南,炎热的太阳,把人们烤得热烘烘的。使人们动不动就会冒出一身汗,全身都是湿湿的。
    在珠江畔有一座孤岛,岛上有一间名扬四方的宾馆,名叫绿岛宾馆。人们称之为广南的“中南海”。这里四周环江,岛上有三四幢五六层高设计高雅的楼房,楼房装修得豪华别致,超五星级水准。江畔、湖畔的小道上都种上一行行茂盛的柳树、槟榔树,小鸟在树枝上吱吱叫,漫步在小道上,如置身于诗的海洋中一样,心旷神怡。正如宋代欧阳修《赠沈遵》一诗所述:有如风轻日暖好语,夜静山响之境地。这里,人美、水美、环境美,令人流连忘返。
    绿岛宾馆是专供中央、省一级领导人居住之地。因此,这里戒备森严,难入易出。凡进入绿岛宾馆,要经过三道关卡:第一道卡是省委大院武警岗哨。因为,要进入绿岛宾馆,省委大院是必经之路;等二道关卡是绿岛宾馆桥头武警岗哨;第三道关卡是宾馆门前岗哨。
    再说王学瑞,自从母亲去世后,他心情一直十分沉重。一个多月来,他都把自己关在家中,什么事情都不想干,那挥之不去的悲伤之痛,始终笼罩在他的心头上,使他想摆脱都摆脱不掉。
    这天下午,是五月十二日下午四时,他在家中接到在省委上班的朋友来电,告知来广南省检查监督“三讲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6 12:18

    念人:《地怨》第五十三章:莫晓兵席上醉酒

    王学瑞母亲的不幸去世,确实激起莫晓兵无比怜悯与气愤。
    王学瑞作为中国的一位当代作家,因出于同情,主持公道,写了一二篇抨击腐败的文章,竟遭受到掌权者的陷害,三年不发放工资如此下场。更可恶的是,连自己的母亲患病向自己的单位借五百元送入院治疗,也遭到潘沿美无情的拒绝,迫其母亲活活被折磨在家中死去。
    潘沿美身为厅局级干部,单位一把手,他采取这样的态度对待一位作家的母亲公平吗?谁家没有爹与娘呢?潘沿美这样残忍地对待一位老人,他做人的良心何在?莫晓兵越想起来越气愤。
    三月十五日,他负责的房改工作基本上结束了。
    这天中午,为了庆祝这项工作的顺利完成,厅主管房改工作的副厅长郭运才,他召集了莫晓兵、林魁、刘曹苞来到西城酒店大喝了一顿。
    这顿午餐共有四人,郭运才叫上十菜一汤,既有虾、有鱼,还有蛇、鸟等菜式与龟炖汤。总之,称得上山珍海味。
    郭运才还叫来三瓶58度的宫廷白酒,今日,一定要喝到酒醉方休,醉倒莫晓兵。
    郭运才叫服务小姐每人斟了一杯酒,然后,他首先站起来举起杯说:“为了庆祝我厅房改工作顺利完成,干杯!”其他三人都先后一饮而尽。
    接着,郭运才斟了第二杯酒,然后,他向莫晓兵举杯说: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6 12:13

    念人:《地怨》第五十二章:王学瑞痛失母亲

    在王学瑞的心灵中,千年春节,既没有往日那种朗朗的笑声,也没有往日那种快乐的歌声,只有沉闷、烦恼与寂寞……
    潘沿美拒绝借款后,使王学瑞无法把母亲送入医院治疗,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她老人家的病情一天天在恶化。
    春节期间,王学瑞心情加重,他与家人一起,不外出门,只是日夜守护着重病在床上的母亲,轮流着为她老人家洗身、洗脸、喂饭、拾屎、拾尿,尽孝子之心。
    2000年3月6日下午6时50分,也就是春节刚过去不久,刚过九十岁的母亲,这天傍晚,当王学瑞给她喂饭时,在吃饭中途突然停顿下来,用很吃力的口气对王学瑞说:“孩子,妈相信你是一位好孩子,不贪不挪什么都不要怕,上帝保佑你。”刚说到此,好像气上不来似的,她稍停而停,然后,她接着说:“孩子,妈妈躺在床上,连累你多…年…”
    刚说到这里,王学瑞看到母亲说话很困难,他就打断了母亲的话,安慰地说:“妈妈,请您不要这样说,您这样说更使我难过与内疚。不是妈妈连累儿子,而是儿子连累了您老人家,使您连入院的机会都没有呢!”
    母亲用那双没力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王学瑞的脸额说:“妈妈能活到九十岁,这就很满足了。是妈连累了你。”
    王学瑞望着母亲消瘦的脸孔,心中感到很内疚地说 ...查看全文
  • 念人  2018-6-6 12:09

    念人:《地怨》第五十一章:刘曹苞假意送暖

    王学瑞心灰意冷地走出省乡村厅办公大楼后,对于王学瑞要求借钱送母亲入院治病问题,潘沿美慢慢想起来不对劲,于是,马上给刘曹苞打电话,把刘曹苞招到其办公室商量对策。
    “刚才王学瑞来到我办公室要求借钱,说是母亲患病。我当场拒绝了。过后,我考虑到,这样无情会引起干部群众不满情绪。”潘沿美有点后悔之意的对刘曹苞说。
    刘曹苞听潘沿美这么一说,他想了想后说:“我认为,这是王学瑞想将我们一军,他想利用母亲患病这一容易引起人们同情的事,对我们增加社会压力,造成人们对我们不满。”说到这里,刘曹苞抹了抹嘴角,然后,他又接着说:“不如我们来个将计就计,把借钱变为慰问送温暖。这样,我们既赢得群众的心,同时,又能乘这一机会探王学瑞母亲患病之实。”
    “妙计!这样,我们可变守为攻,真是妙计。你这个刘曹苞比林魁这个‘侦察处长’多长了一只心眼,心计高一筹。”潘沿美得意地说。
    “林魁懂个屁!除爱追女人外,什么都不懂。”刘曹苞洋洋自得的数落林魁,还在心里暗暗地骂林魁道:“看你是什么货色,还要和我争官。”
    “是的,我撤他的职,用你是对的。”潘沿美自豪地说。
    “感谢潘厅的提拔与栽培。他们说你如何如何的腐败,今后,不管如何腐败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杂文小品|长篇连载|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小学100字作文|小学200字作文|小学300字作文|小学400字作文|初中500字作文|初中600字作文|高中700字作文|高中800字作文|高中900字作文|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公益补偿|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6-22 19:00 , Processed in 0.078124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