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通用户 登录
中国纯文学·龙网 返回首页

金艮2018的文学空间 http://jiayuan.long5.com/?536 [收藏] [复制] [RSS]

快览

  • 金艮2018  2018-7-28 14:07

    寻找曼娜

    张曼娜,是一个颇具洋气完全女性化的名字,且在我想来,应该还是一位年轻时尚的女子的名字——尽管我从未见过那位叫张曼娜的女子,更谈不上认识。但我知道这世上确实有那么一位叫张曼娜的女子,而且根据手机号的所属地推测,我还可断定那位叫张曼娜的女子就住在(至少曾经住在)我所生活的这座城市里。
    知道这世上有那么一位名叫张曼娜的女子,缘在于我的手机号。这世上,名叫张曼娜的女子或许有千千万,但与我的手机号产生过关系的名叫张曼娜的女子应该只有那么一位。
    说起我的这个手机号当初是我从家附近的一条小街上的一爿小店里买得。那时我还年轻,三十不到,憧憬着人生遥远的梦想,我为自己配备了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但还缺一个号码。为图便利,我就来到了家附近的那条街上。当时那街上有不少出售手机及号码的小店。我一路看去,随后,随意地进到了其中的一爿店。在那店的简陋的柜台上一排排地放着价格不等的手机卡号。我一一看下去,最后就挑了放在最下面一排最末位置处的这个手机号——号码普普通通,价格又最便宜。
    起初,我并不知道这号码以前曾被人使用过,直至拥有了这号码大概两个月后才知悉这一情况。那时我去手机店充值,营业员将我的这号码输入了电脑,为确认 ...查看全文
  • 金艮2018  2018-6-11 12:59

    一场追悼会

      同事老G病故,终年四十一岁,可谓英年早逝。
      在老G患病期间,上级领导及单位同事曾多次前往医院或老G家中,对老G及家属表示了关切和问候。上级领导还颁给了老G诸多荣誉 ,什么“某某区某某系统先进工作者”、“某某市某某系统优秀工作者”等等,又请人作了一份关于老G生平工作事迹的采访报道,报道的正题是《任劳任怨的老黄牛》。老G在某某区某某系统的岗位上工作了十余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荣誉也是他应得的。尽管人生到了这个时候,再图这些虚名亦无多大意义,但总归使还活着的人在精神上感到些慰籍。
      对于上级领导及单位同事的关切与问候,老G表达了感激之情,老G还表示一定积极配合治疗,与病魔抗争,努力活下去。这也确是老G本人的强烈愿望。然而老G的这份要活下去的愿望终未实现。在治疗了一年后,终于撒手人寰。
      就在老G去世的当天,队部就接到了区局下达的通知,要为老G开场追悼会,地点定在本市的一家殡仪馆,时间就在次日上午八时半。而后,队部又通知队部的所有同事,次日早上七时半所有人员在队部集合。次日是周六,双休日。就我个人而言,牺牲了休息天的时间,去参加同事老G的追悼会,实在不甚情愿,估计同事中跟我同感的,亦不在少数 ...查看全文
  • 金艮2018  2018-6-9 13:18

    午夜莲花

    (一)
    一朵莲花。一个梦。古有周公解梦,如今,就让你说一段梦。你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做梦。梦着,梦着,你就醒了,发现自己还做着白日梦。——人生如梦。
    (二)
    确实,你做了很多梦。梦如纸折的飞机飘在紫色的风里。你追逐风的影子。风在你耳边低吟,“你追不到我,追不到我。”你握住了风的气息,却是一手虚空,满地碎梦。
    (三)
    你曾将做过的梦记录下来。记录下的却是一片空白。梦已醒,一切烟消云散。
    (四)
    所有的梦都是假面的自白。假面下是难以启齿地对性的欲望。此为弗洛伊德的论断。可你想了老半天,仍没想明白,昨晚你梦见自己变成了空气,跟性的欲望能扯上什么关系?你也想不明白,庄子梦见了蝴蝶,跟性的欲望又能扯上什么关系?庄子梦见了蝴蝶,醒来后却将自己搞糊涂了,究竟庄子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庄子?是蝴蝶?是庄子?有什么区别。重要的,蝴蝶是自由的,庄子也是自由的。
    (五)
    不过所有的梦都是假面的真实的自白,自白,暴露了真实的你。那么,何为真实的你?真实,就是自由。
    (六)
    确实,你做了一个梦。梦是一座城。城内你自由,城外却寸步难行。城内有山、有水、有云、也有雾。有西风的预言,有仲夏夜的缠绵情话;有牧羊女轻柔婉转 ...查看全文
  • 金艮2018  2018-6-4 11:50

    旧居

    近些年,一到休假,便去那些距离市区几十公里外的古镇古村游览。那些所谓的古镇古村,虽然大都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致,但其实并不算古,至少不算古得原生态。这年头,世道日新月异,到处都在拆了建建了拆,古的迹象愈难寻觅,偶尔幸村下几处几十年前,最久也不出一、两个世纪的老房子、旧墙门,遂被贴上了古的标签,再加上现代人的几分装饰修补宣传,又被评定为了古镇古村。有些,在古的粉饰下,又透出一股浓厚的现代化的商业气息。而所谓的在那些古镇古村里游览,则不过是带点儿新奇感走走那里的几座小桥,穿梭于那里的几条曲折狭窄的弄堂,顺便看看那里环镇或绕村而流的河水,看看那里隐藏于巷子处的房舍,有些房舍门外的墙上挂着块牌子,上面写着某某堂某某门等,进去,则不过是个陈旧的院落,周围住着些寻常人家。那些寻常人家对我们这群每日络绎不绝的游客已见怪不怪视若无睹,而照样过着各自每天的寻常日子,做着各自手头上的事。干农活做家务养儿育女。闲着时,就与邻舍拉拉家常或坐下来凑成一桌打打麻将打打牌。驱车几十公里,特意来看这些未免冒傻气,但眼前的这派旧景物和寻常人事,不由得使你觉得似曾相似,将你的记忆拉回到了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虽然看不到远山近水 ...查看全文
  • 金艮2018  2018-6-2 17:00

    夜街小贩

    夜已深
    街边卖吃食的小摊子
    收拾在了一辆小三轮车上
    一张桌子,几把凳子
    还有一只半明半灭的小火炉
    燃着余温,却透着无奈的倦意
    小贩骑上了小三轮
    沿着归家的路蹬去
    吱咯,吱咯
    空留下街面一派清冷
    和两三个打着饱嗝的食客
    吱咯,吱咯
    沿着归家的路蹬去
    赚了一点微薄的收入
    也洒了一把辛劳的汗珠
    吱咯,吱咯
    沿着归家的路蹬去
    孩子已熟睡在甜蜜的梦乡
    妻子还盼在昏暗的灯光下
    轻薄的纸票载着几多沉甸的勤苦
    满怀的希望中又显出一丝不明的幻灭
    谁愿为生活的坎坷奔波
    而换得
    饭后昏灯下与妻儿娓娓絮谈
  • 金艮2018  2018-6-2 13:47

    听马原先生的一堂讲座

      马原先生的小说,很多年前看过一些,惭愧的是,到如今,几乎全忘了书中所写的具体的内容,唯仍保留着印象的是,那些小说均以西藏为背景,写西藏的人和西藏的事。至于对马原先生本人的印象,亦一直驻留于曾看过的其作品上的一帧小照:一位敦实且甚为粗犷的东北汉子。
      去年,当马原先生来甬,在市图书馆做一堂讲座,马原先生己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且距离马原先生作为一名先锋派作家也已过去二十余载。
      不过,六十余岁的马原先生,看上去像是五十才出头的模样。当时,台上的马原先生只穿着一件短袖衫,这身春行夏令的装束,当马原先生一在台上出现,实让人颇为一惊。
      马原先生先跟台下的听众鞠了一躬,随后就坐下来开讲。声音和缓,与其粗犷的外形形成鲜明反差,究其缘由,或许是马原先生作为一名文化人的修养体现;又或许是多年前的一场大病所致,且正因了那场大病,终使马原先生从繁华都市隐退到了山野乡村,而马原先生那堂讲座的题目便是:《美丽的逃离:从都市到世外桃源》。
      在讲座中,马原先生讲到他如今所居住的地方,位于云南西双版纳境内的南糯山上。山上云雾袅绕,气温宜人,空气清新,且产好茶好水。马原先生在山上建了房舍,还打了井,砌了池塘, ...查看全文
  • 金艮2018  2018-5-31 12:54

    等待

     人物:两个等待者——或彼、或此,摆渡人,打渔人
      地点:渡口边
      时间:随时变化中
      *****************************************************
      或彼:朋友,你也在等船?
      或此:我在等想等的。
      或彼:你想等什么?
      或此:还没想好。你呢,朋友,在等船?
      或彼:嗯。我已等了很多年,仍不见要等的船将我渡到对岸。
      或此:春来了。
      或彼:我见过渡口边那株桃花盛开了一百次,又凋谢了一百次。你瞧,就那株桃花。
      (或此顺着或彼所指方向望去,看见不远处江边一株枝叶光秃的桃树。)
      或此:秋去了。
      或彼:可我还等在这渡口边。
      或此: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或彼:你在吟诗?你还有闲情吟诗!
      或此: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或彼:我明白了。你在等哪个女子。嘿嘿。
      或此:你要等的船恐怕不会来了。
      或彼:我不在乎。反正我有时间等。
      或此:你很有时间?
      或彼:我有等待的时间。
      或此:时间?
      或彼:看,好像有船来了。
      (或彼举目眺望江面。或此却作起沉思状。一叶小舟由远至近。浆声荡漾。一摆渡人划着船出现。)
      画外音:生命是一场等待
      从此岸等到彼岸
      这荒诞如 ...查看全文
  • 金艮2018  2018-5-29 22:02

    海明威与老人

      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一些句子:
      桌上有一瓶水,
      桑提亚哥在捕鱼时喝过,
      你不是桑提亚哥,我也不是。
      阳光明媚、碧海万顷。
      一叶孤舟
      梦见了沙滩、狮子和死去的妻子。
      马林鱼只剩下了一具骨架。
      双手平直、两脚并拢,把脸贴在了床上。
      上帝!你的人子已在各各它山殉道,
      为了我们,——卑微的世人能够卑微地活着。
      毕加索也变得脑子迟钝。
      一缕月光洒进来。
      那温柔的月光。
      海明威不再另寻新欢。
      大师万岁!
  • 金艮2018  2018-5-29 21:59

    缪斯酒馆

     很久以前
      在一座遥远的古城里
      有一家缪斯酒馆
      顾名思义
      酒馆的主人
      是一位叫缪斯的女子
      她聪颖貌美,光艳照人
      加上清冽甘醇的佳酿
      引得了
      无数哲学家、艺术家及作家
      频频光顾
      我也是其中的一位常客
      每当苦恼万分,灵感枯解
      我就会跨进
      那道朴素雅致的小门
      喝上一杯她亲手端上的佳酿
      顺便希冀
      能博得她的一丝青睐
      门边的东窗下
      是经常坐着
      苏格拉底
      这位古怪倔强的老头
      尽管被家里的凶婆娘
      泼了一身洗脚水
      却还能
      悠然自得,苦思冥想着
      摸不着边际的真理
      米开朗其罗
      正为自己刚创作出的
      拉奥孔
      洋洋得意
      殊不知,那个大家伙
      乍看之下,着实把人骇了一大跳
      相比之下,罗丹先生的
      那位沉思者
      可要稳重文雅得许多
      达芬奇
      这位全能的天才
      也在为蒙娜丽莎的微笑
      神魂颠倒
      可怜的凡高
      却是一副穷困相
      为自己的作品没有销路
      而愁眉不展
      贝多芬
      是个聋子
      不过这样也好
      使他能免受外界的干扰
      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
      沉吟低唱
      瓦格那先生
      果不愧为是个大人物
      霸气十 ...查看全文
  • 金艮2018  2018-5-29 21:56

    他走到了一堵死墙前

    他走到了一堵死墙前,但还没走到尽头。拐个弯,前面是一条苍茫大道:虽平坦无阻,却无旖丽风光和惊人心魄的场景。
      他不想改变初衷,定要朝着原先预定的路线走去——其中原因亦恐走上岔路,达不到目的地,如此一来,他便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在死墙前止步不前;要么就打掉这堵死墙。
      那就打掉这堵死墙!说说容易,实行起来却困难重重。既需要无所畏惧的勇气和胆略,还得有必备工具,如大锤、绳索之类。赤手空拳总归不行。到头来,非但墙稳丝不动,自己还撞得头破血流,伤筋动骨。
      有路人劝他:或打道回府或另择平坦无阻的路走,可就是没人出来帮他去推那堵墙。他只笑笑,对他们的话全不在意。因为他太固执,当然他也没别的选择。或者说他已无法把握选择——这种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选择,好像冥冥中有一股力量主宰着,在驱使他朝着既定的路线和目标前进。
      他开始单枪匹马,拿起工具干起来。用锤砸、用绳拉、用脚蹿。几经周折,墙终于被推倒了。而他自身也落得大汗淋漓,遍身尘埃。一只手的背面上还擦破了一块皮。但他已顾不得这些。他陶醉在一时成功的喜悦里和对未来前途的憧憬中。他喘口气,拍拍身上的尘土,继续往前赶路。
      打掉一堵墙,不过是在漫漫征途中 ...查看全文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8-19 13:43 , Processed in 0.140624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返回顶部